中国长城网 logo

保护长城,这次来潮的

2020-05-08 14:51:00


手机游戏《Fate/Grand Order》“万里长城保护计划”,在秦长城康图沟段兴办线下活动的现场。

2000多岁的长城从没遇到过这样的应援。年轻人在新潮的网站上为它签到,获得“秦半两”纪念币;古老的它和21世纪的手机游戏“破壁”,年轻的后人扮演起“长城守卫军”,跨次元保护它的身体。

国家文物局曾公布长城保护现状,保存较好的不到10%,不好的那些已成为一个缓坡或是一道土垒,要靠卫星照片才能勉强辨认。

“保卫长城”这个古老的话题正在更新打开方式。30多年前,1984年5月至1985年9月,27岁的董耀会和两个朋友,从山海关老龙头出发,历时508天,徒步走到嘉峪关,完成中国人在长城上的第一次完整行走。也是从那时起,保护长城成为人们的共识,“爱我中华,修我长城”。

30多年后,一部寻访秦长城的纪录片于2020年1月在B站上线。片中,年过六旬的董耀会来到内蒙古包头固阳秦长城遗址,为新一代年轻观众讲述长城的故事。目前播放量已经过百万。

这部纪录片是手机游戏《Fate/Grand Order》(以下简称《FGO》)推出的“万里长城保护计划”的内容之一。Fate系列是在B站拥有2000多万粉丝的IP。《FGO》游戏中,秦长城建筑壮观。

30多年前,年轻人是掀起保护长城的先行者和主力军,今天,保护长城再次进入 “跨次元”时代。

B站游戏事业部副总经理于杨介绍,线上,玩家可以在B站专题页为万里长城签到,完成试炼任务就可助力长城保护行动,并获得长城纪念币等文创周边;线下,他们在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固阳秦长城的康图沟段(九分子)、天面此老段、天盛成段,开展遗址巡礼、夜间投影等活动。

“保护长城”的历史由来已久。2005年,国家文物局启动为期10年的“长城保护工程”,维修、加固各时代长城超过410公里、单体建筑1400余处。2019年,文化和旅游部、国家文物局联合印发《长城保护总体规划》。规划鼓励各地探索设立长城保护员公益岗位,鼓励志愿者、社会团体参与长城公益服务,鼓励企事业单位参与,不断拓宽经费渠道,营造全社会共同参与的氛围。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理事长励小捷说:“目前,文物博物馆系统的行政、事业机构设置,与承担的繁重任务相比,很不适应。我国文物资源的结构是一个正金字塔形,而文物管理技术队伍的结构是一个倒金字塔形。社会组织具有独特的优势,可以发挥政府部门无法替代的作用。”

2016年9月,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主办的“保护长城,加我一个”公益项目正式公布,这是国内首个利用社会力量和社会资金用于长城文物本体保护维修的公募项目。长城保护公益专项基金副主任侯珂介绍,2019年6月,基金会和微信共同创作了小游戏《一起修长城》,又在中秋节推出《中秋万里共婵娟》H5,通过 3D 技术渲染出中秋圆月与长城夜景,实现全球华人在线长城观月。

腾讯长城保护公益项目项目经理马尧说:“以往保护长城的方式比较传统,这些新形式的核心受众是年轻人。但线上产品也有其固有缺陷,比如,持续影响较短,一个H5可能一个星期后打开的人就比较少了,所以也需要长效的产品。”

那时,在长城保护方面年轻人的作用尚未被完全发掘出来。马尧回忆,2016年他们曾邀请知名长城研究学者,面向公众办过一场线下的长城专题讲座。报名到场的200名观众中,九成年纪都在50岁以上,“站在后面看,基本都是头发花白的”“当时对于大多数年轻人来说,长城是沉重、年迈的形象,而且不易走近,他们更喜欢调侃节假日去长城旅游人挤人的现象”。

年轻人的目光聚焦在线上。B站拥有超过1.28亿的月活跃用户,其中18-35岁的用户占比78%,他们是“网生一代”,互联网是他们获取与交流信息的主要渠道。腾讯用户大部分也是35岁以下的年轻人,他们最喜欢的视觉语言是电子游戏、二次元动漫、漫威电影等。

除了《FGO》,月活超过两亿的《王者荣耀》,从2017年中开始陆续推出“长城守卫军”系列的游戏英雄,还开设了游戏周边讲堂,邀请作家马伯庸等来讲“王者历史课”。日活超过两千万的手游《QQ飞车》,与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的年轻专家合作,制作了一款“长城赛道”,玩家可以驾驶赛车穿越多种形态的长城场景。

大部分人对长城的印象,来源于北京八达岭,事实上,那只是长城的一种模样。游戏的一大功能在于直观地普及长城知识。《QQ飞车》展示了夯土、石质、砖石等长城的不同形制,以及特殊地理环境中的长城,比如黄河边的老牛湾长城、甘肃戈壁滩的夯土长城、海边的山海关长城。

2019年8月,中国文保基金会与腾讯慈善公益基金会合作推出科普绘本《长城绘》,将繁杂的长城资料以信息图、数据图、情境图等形式绘制出来。马尧说:“以前关于长城的书主要是摄影集、学术著作、游记三类,对大众来说缺乏对长城的科普,这本书填补了空白。”

“除了线上活动,我们也一直希望能给捐赠者们提供一个可以来到现场观察体验保护修缮项目的机会。” 侯珂说,2019年9月,河北喜峰口长城保护维修项目二期开工,为实现这一想法提供了可能。 “一日筑城”体验活动邀请了10 组“保护长城,加我一个”项目捐赠家庭,来到喜峰口西潘家口长城的修缮现场,跟随专家和施工队伍,了解长城修缮的保护理念和修缮手法,现场体验背砖、洇砖、补砌等工艺。

线上活动取得的效果转化为修复长城时口袋里的金币。喜峰口修缮项目的一期吸引了30多万普通用户捐出了近170万元善款,用在一段100米的工程上,已于2018年年底完工。

《长城绘》首印上市不到3个月即告售罄,繁体版也即将于今年上半年在香港出版,繁简版本都将捐出8%的版税收入,用于长城保护公益项目。《中秋万里共婵娟》H5上线两天,带来了超过日常30倍的捐赠。“绝大部分人的生活离长城很远,不能到现场参与一些公益活动,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捐款,这是很重度的参与活动。”马尧说。

腾讯设计的二次元形象“长城小兵”,3个人物分别代表3座长城知名关卡:山海关、娘子关、偏头关。围绕“长城小兵”形象设计的文创产品,销售所得扣除成本后,全部捐入中国文保基金会长城保护公益专项基金。

从2017年开始,一部讲述长城修缮的纪录片《筑城记》启动拍摄制作,预计将于今年与观众见面。马尧说:“以前讲长城的纪录片,往往用大场景来展示长城的雄伟,再加上历史的场景重现,却忽略了生活在长城边的人和长城的故事。这部片子关注的恰恰是长城和今人的关系,他们如何与长城一起生活。”镜头之外,长城正以古老的身姿融入人们的线上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