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长城网 logo

许嘉璐在捐赠仪式上的讲话

2016-04-17 16:42:21
  

  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各位演出团队的各位同志们,今天的赠送仪式开到这个时候,有关这个片子该说的话大家都说完了,甚至还有点冗余,这就是各位发言里提到我的时候,其实都应该删掉。诚如刚才徐涛所说的,所有演职人员、所有参与其事的人员,不是在像平常一样做某一样上级布置任务的程序性,而是用心在谱写长城的历史,也是谱写自己新的历程。我们是用我们的笔、用我们的声音、用我们的演技表达对他们(3500万英灵)的怀念和从他们身上获取的力量。

  刚才在会场,我刚坐下,著名的演员徐涛走过来了,我也是第一次看清楚庐山真面目。因为在他演出的时候,他的泪、我的泪和那天下的雨一起往下淌。我坐在台下,演出台并不高,但是在我眼里徐涛非常的高大,等到今天我们相见,原来发现他比我矮的多。那是因为那个时候,站在台上的不是徐涛,那是万千的人,英雄的灵魂、精神给他附体了,因而他用他的气用他的声提高了他的身高。刚才我跟他开了玩笑,也许不是玩笑,不太合适,我说徐涛你有一个缺点,他知道我在开玩笑,所以没有吃惊的表现--你多次赚我的眼泪!

  各位朋友,这个片子的细节、镜头我不知道看了多少次,但是今天不但这个片花让我又含了眼泪,就是温玉娟和方亮站在这里说的话都让我热血沸腾!他们都是直接的参与者,他们真的和其他演员、其他的主创人员一样,是在用心、用自己的热血投入到这个片子的制作。所以我要说,作为我个人要感谢所有的主创人员、演职人员,使他们把《筑成我们新的长城》形象化、艺术化,给了我这个80岁的老人再一次的教化。我冒充了80,实际上明年80。我的意思是一个人他的机体生命年龄可以老化,但是他的心灵、对价值的追求、他的灵魂可以不老!

  就在听大家讲话的时候,我想到了这样几个问题,想和大家交换。一个是当一个民族在经历了血火的炼狱存下来的人民和此刻出生的人民应该怎么样生活?长城它所记录的,拿破仑所说的中国是一个睡狮,抗日烈火在长城沿线燃起的时候睡狮醒了,民族由于外来的忧患逼迫我们觉醒了。水与火的日子过去了,我们要反思自问,我们民族觉醒了没有、我们自己觉醒了没有?

  接着带来的第二个问题关于个人人生的问题。今天处于和平发展时期,在党中央的领导下,无论是民生还是基础设施建设还是经济的发展都在一日千里的往前走,我们民族危机过去了吗?或者说完全过去了么?

  记得前几年曾经有人提议,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也提出了建议议案 ,希望能重新考虑国歌的问题,我是持反对意见的。就是那一句,“中华民族到了危险的时候”就仍然适用于今天,这个歌不能换,要唱下去。不论是在人民大会堂还是学校里,每当国歌奏起我从来不只是聆听乐曲节奏,我一定轻轻的唱,而唱到“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侯”的瞬间我也会激动。我今天当着大家提出这个问题,中华民族的危机过去了吗?如果没有过去,那么我们的人生道路应该预先做好什么样的选择?一旦我们的民族遇到了经济、战争、天灾所造成的危难,我应该站到哪一面?我面对泰山的崩塌,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态度?我想这两个问题与其说在哪里想到的不如说是“筑成我们新的长城”给我的启示和激励。我们新的长城在哪里?新的长城就在十三亿五千万人的心里,如果,我们的言、行、心三者不能一体的话,我就要说,我们的民族还没有完全觉醒,当民族处在最危险的时候,我们仍然不能筑起新的长城抵御任何妖魔鬼怪、任何天灾人祸。

  我就在大家发表很多高明的见解的基础上,说了这样几句。最后我想说句套话--筑成我们新的长城,老祖宗留下的古老的长城仍然是有用的,它不仅仅是旅游的景点,它更是用每块砖、每座城楼教育我们的子孙后代。因此希望大家继续关心和支持我们长城学会的工作,这是长城学会的会长应该说的一句话,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