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长城网 logo

2015年会长办公会纪要

2015-12-03 17:11:18
  时  间:20151124

  地  点:北京外国专家大厦第三会议室

  议  题:总结2015年工作,研究2016年工作要点

  参加人员:许嘉璐会长、张黎常务副会长、周友良常务副会长、董耀会副会长、吴国强秘书长;

  副秘书长:闫建民、宋有荣、周绪银、黄柯、李庚、王建平、邹殿兴、张冬华列席会议。


  会议由张黎常务副会长主持。




  吴国强秘书长向会议报告了2015年工作总结并就2016年的工作提出建议供会议讨论。

  董耀会副会长首先发言,他补充说今年做的“长城-中国的故事”这个纪录片在央视9套、北京台、上海东方台和教育台播出,影响非常之大。大数据统计全国电视的收看是1.36亿人次,把长城与我们的关系方方面面联系在一起,一共12.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也是在国内外产生非常之大影响的。

  副秘书长李庚是央视4套的专家,他与央视4频道准备做200集(45分钟一集)《长城内外》纪录片,已经播出了30多集了。现在200集做的是明代的长城,除了明长城他们还想齐长城、楚长城、秦始皇长城、汉长城都要做,所以要远远超过200集。现在已播出的这些集数,在全国产生的反响也非常之大。收视率在电视台所有的频道里面排在前10位,包括一套的《新闻联播》。

  我们学会一大批专家学者在给他们做咨询做顾问,十几位专家学者给他们做学术支持。到哪儿去、采访谁,都是我们给拉的单子。包括一些长城保护员,长城地方的一些研究的学者,和长城的文物保护的干部,我们都推荐给中央电视台,请他们去采访,把这些在下面为长城保护,为长城研究,做了大量工作的人,推到一线上面去,宣传他们。这方面李庚做了大量的工作。

  另外《长城志》今年已经完成了,马上就要印刷,因为它是国家十二五项目,也是国家出版基金的重点项目。所以说今年年底出来是没问题的。这项工作是对长城的文献梳理,组织了16所大学的200多个专家学者,历时8年完成的。现在新招了一批博士在继续做这件事情,让  他们把这个工作接续下来,让这支队伍更好的为长城事业做贡献。

  《长城志》完了之后,我们马上要启动《中国长城建筑丛书》,这是去年做的方案,也是国家十二五项目,国家出版基金也立项了,长城这么一个伟大的建筑,但是还从来没有一部从纯建筑学的角度去解读和记录长城的著作。第一批丛书12本,完全都是长城的建筑图纸。

  另外还想做一个介绍全国各县长城的丛书。中国历代长城涉及全国404个县,明代的长城涉及全国156个县,我们想先做明代的长城156个县,一个县一本。如果这404个县每个县都有一本介绍它的长城的历史、现状和发生的故事,那么将来这套丛书会对长城形成非常重要的积累,同时也是长城一个非常重要的传播途径。

  另外关于理事会,我们要把学会的工作,包括我们总结等一些东西发给大家。

  许会长说: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这一年咱们小小的长城学会干了这么多的事,我不再赘述了。我想既展望2016年说一个思想性的问题,这个思想性不是政治思想,是思路的问题。

  第一,要看清形势,这形势应该包括国际,也包括国内的,这绝不是毛主席在反对党八股里说的,开口就是希腊罗马,做报告是第一国际,第二国内,第三本地区怎么样,不是那个。但是确实今天做任何事情要审时度势,审时,时是时间,度势,势就是形势。

  我们不能不承认现在统治着人头脑的主要是美国式思维,资本主义思维。真正是以人为本,既考虑中国过上好日子,不受人欺负,又希望促进世界和平,就13亿5千万人里真正有这个思想、把它用来指导自己生活的有多少,不是多数。

  即使在西方,无论是美国还是欧洲,还是俄罗斯,真正跟我们思想吻合接近的也有,有多少,也是很少数。所以笼罩着这个世界就是私欲,个人欲望,包括跨国公司。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传统文化,我们的长城文化,最符合人类的需要。我们是长城,这是一个时空二者的交汇。21世纪了,这个世纪在我看来是决定人类是灭亡还是继续存在的时期。

  我不是耸人听闻,叙利亚,俄国一小时通知了美国我们要出飞机空袭了,通知完一个小时之后炸弹已经落地了。所以那个时候很难说不擦枪走火,是借擦枪而走火。一打就不是常规武器,那人类就是毁灭。这就是21世纪,最重要的是国际关系,弄不好由擦枪走火到全面   开火,全面就是用核弹,现在的核弹可以毁灭整个地球三次。

  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长城学会如何定位,秘书处主要是做具体事。我建议所有的会长、副会长,秘书长、副秘书长首先要明确现在的这种形势,简约的说就是这种形势需要中华传统文化。那么在这种情况下,长城学会是一个专业学会,我们怎么定位?我们能干什么?我们想干什么而不干什么就清晰了。

  2015年国强同志总结那么,我概括我们是“闻风而动”。习总书记关于长城精神,保护长城的批示,我们闻风而动了。而后就需要再加上四个字“有待来年”。在目前这种形势下,中国需要、世界也需要中国做好自己的事情,还要讲好自己的故事。讲好自己的故事是为了世界,这是总的一个原则。

  我觉得我们现在的工作是有意义的,在未来中华文化全面复兴过程当中,长城文化受到进一步的重视,可能在部分公民当中形成一个长城热。

  我强调一手抓搞群众活动,这种面上的宣传接地气。一手抓学术,这是我们所有志愿者、所有的基层干部乃至我们专家出去呼吁宣传的底气。也是国际联络、国际交流,能吸引更多的各界专家注意,帮我们呼吁的力矩,专家是给我们提供力矩的。

  刚才国强同志两次强调了互联网+,我非常赞成,这是后面我要说的。但是你互联网上贴什么?你的手机终端给人显示什么?光是图片?恐怕也应该有真正以科技为依据的、通俗活泼的故事,包括我们的动漫。故事本身有学术依据,不是胡说八道、异想天开的。我们一手抓普及,一手抓学术研究,学术研究总是少数人。

  我觉得咱们办网站,甭管跟腾讯合作、跟新浪合作或者跟百度合作,只要你有内容,这些企业都是欢迎的。我们需要面对群众,说群众能懂的话,核心是有力矩的,有学术支撑。有学术支撑省政府市政府都愿意跟你合作。学会学会,学字浓了,公信力就强了,当然不是说我们每个人都是长城专家,我也不是长城专家。那我们做什么呢?我想是不是我们学会只要做到这八个字就可以, “团结各界,联络中外”。我们自己不是研究长城的,长城的专家从文本专家、考证专家到数字专家,有专家就行了。交朋友,联络中外,中外就是国外了,国内沿线各地。

  所以为什么我两次去《长城志》编委会,《长城志》一出,长城学会在国内外的声望要上一大截。所以我答应了耀会,我一定写这篇序。从古到今这是第一部,这部书出来之后,几十年之内不会有人再超过它了。搞“长城建筑丛书”很好,我们长城还没有人去说它当初的设计如何的高明,现在我们要给予说明,意义非常大。

  长城学会应该两手抓,缺一不可,否则我们就是等于在独自研究。如果只注重于学术研究,就是在各大专院校、科研院所墙外又弄了一个小砂炉。我们老将军、老干部、老学者在这个砂炉之外,成了一个小众的文化。所以必须普及,做到我刚才说的“团结各界、联络中外”,向长城沿线的政府以及广大老百姓普及长城知识。

  我们联络长城沿线科研单位、文保单位,自己要做到的也是八个字,就是“公开、透明、民主、高效”。这是一个学会永存的一个基本标准。

  2016年的工作,我看国强给我们勾勒了一个宏伟的蓝图。刚才我所谈的学术性实际上是渗透在数字化工程、旅游、文化工程、绿化工程里面的。所以国强一直领着大家每周学习日,学术也是很重要的内容。

  我们都是抱着一腔热血加入到学会里面,光有热血不行,还得活到老,学到老。我们长城数字化工程做了800米,有没有可能转化为文化产品了?如果等到一万多公里都成功了再做,至少我就不在了,十年我们真的就没了。所以我就想跟大家商量商量,及时将数字化成果转化为文化产品,如果不怕泄密,不怕技术流失。

  我还有个想法,找国家旅游局去,就是学术的介入,各地方长城的解说词要经过长城学会审定。

网络、手机终端是当今的时尚。我曾经对有些人说,谁今天不去利用这个谁是傻瓜,谁不会利用这个谁是笨蛋。咱们的四个工程,数字,这本身也是数字化,旅游、绿化、文化,多丰富啊。弄到手机的终端,跟一个公司合作,不信没人看。

  张黎常务副会长最后要求秘书处遵照许会长的重要的指示,“团结国际,联络中外,公开透明,及时高效”,认真落到实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