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长城网 logo

长城正在消失 没了长城的中国还像中国吗

2005-01-28 10:04:27
从公元前7世纪到公元17世纪,中国人用两千多年的时间修筑了10万里长城。目前,其中9万里已基本消失,只剩最后一条万里长城———明长城。198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它列为世界文化遗产。2002年,明长城在获得“世界最长的墙”吉尼斯世界纪录的同时,中国长城学会又在考察报告中指出:它实际已不足全长的三分之一并且每天仍在继续流失缩短。2003年底,世界遗址基金会将明长城列为濒危古迹,万里长城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长城溯源

  “万里长城万里长,长城外面是故乡。”“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无论是《长城谣》的哀婉,还是《义勇军进行曲》的激昂,不管对其作用是批评指责还是歌颂赞扬,举世公认,长城是人类文明的一大标志,是中华民族的象征,其主要原因就是它的古老悠久和积淀的深厚历史文化内涵。长城的萌芽和雏形可以上溯到六七千年前新石器时代中期的仰韶、红山文化。那时,在半坡、姜寨和兴隆洼等史前遗址上已出现了环壕聚落。先民们挖壕取土堆筑围墙以抵御洪水猛兽和敌对部落的袭击。到四五千年前的龙山文化时期,这种围墙因地制宜,发展为太行山南麓河南西山遗址7座夯土板筑古城和内蒙古包头大青山南麓15座相距不远一字排开的石砌列城两类样式。到四千年前龙山文化后期,产生了全球性的大洪水泛滥。记载此时历史的中国古代典籍中出现了“防”、“塞”、“障”、“堑”、“长垣”等字样。有的学者认为,这就是以防洪为主要作用的原始长城。其后洪水消退,列国纷争,长城防洪作用渐减,军事防御作用日增。到三千年前至公元前221年春秋战国时期,长城完成了以防洪为主到以军事目的为主的转型。最早记载此类长城的是鲁国史书《左传》。书中写道:(公元前656年)春秋霸主之一的齐桓公率诸侯征伐楚国,楚国派屈原为使臣对齐桓公说,您要讲理我们服,要想开打,我们以方城为墙,汉水为堑,也不怵您。齐桓公只好撤兵。楚方城遗址现仍在河南南召县、方城县一带,这儿有上百座汉水边山岭上随地形一字排开并被筑墙联接起来的防御性方形小城,可说是半坡环壕聚落和包头石砌列城的扩大。最早出现“长城”一词的是魏国史书《竹书纪年》。书中一片竹简上有这样一行字:“(公元前350年)齐筑防为长城。”大约公元前七世纪左右,各诸侯国以防御为主的长城修筑工程大规模铺开了。

  万里长城今何在

  要问遍布在中国大地上的长城共有几条、各有多长、目前还剩多少这个“家底”,中国长城学会秘书长董耀会告诉我,在国家没有全面普查前,只能有个不完全的大概估算。如果我们把问题简化一点,将战国时期齐楚燕韩赵魏秦七国(含中山、郑)修筑的长城和西晋、北魏、东魏、北齐、北周、隋、宋、辽、金、明历朝长城各算一条的话,那么从春秋战国算起,以防御为目的长城有这么几条:一.春秋战国长城,约2万里;二.秦始皇长城,约1万里;三.汉长城,约2万里;四.西晋—金长城,约4万里;五.明长城,约1.46万里。打有史籍明确记载又有遗址实物为证的楚长城开始,从公元前7世纪到公元17世纪2千多年间,中国人一共修筑了5条万里长城,总长度达10万里。每条万里长城投入的人力物力都是天文数字,都是血汗和智慧的结晶。例如秦始皇长城,修筑了两次,动员了30万军人和50万民夫;北齐长城,10次,180万人;隋长城,7次,140万人。明长城从立朝之始至灭亡前夕,200多年来较大规模的修筑有14次,所调动的人力物力财力已大得无法统计。除古埃及人以近千年时间修筑的一系列金字塔外,人类文明史上没有任何建筑能在时间和空间上与之相媲美。说长城是国宝真不为过。如果它们都完好无损,那么中国大地上将纵横交错或并列着一条条巨大的城垣,实际却并非如此。这些浩大的建筑工程到哪儿去了呢?以战国长城为例,40多里较完整的楚国方城就算最好的了,大多数仅以残墙颓壁的遗迹形式存在。原上千里的齐长城现在山东胶南市6个乡间发现有12处遗迹。山西宁武县残留着120里东魏长城遗迹。河北宣化青边口村的李荣指着山坡上2尺高的碎石带告诉我那就是北魏长城遗迹。金长城说起来还有数百里遗迹,但那只不过是一条纸蛇灰线般稍稍隆起在蒙古大草原上的土埂子而已……董耀会说,明以前的那些长城,每条连残存墙体带遗迹保留下来的,恐怕只剩千分之几,严格意义上已不能叫做长城。也就是说,这大约9万里的4条万里长城实际上已从中国大地上消失了,而仅剩的千分之几目前仍在不断消失。

  丈量最后一条万里长城

  有人可能会乐观地认为,就算前4条万里长城统统消失了,我们还有明长城呢。但它究竟有多长,还剩多少,20世纪80年代前谁也不知道,也少有人关注。为了搞清这个问题,1984年春,董耀会、吴德玉和张元华三个青年工人自称“华夏子”,历尽艰辛,用508天时间,硬是以自己的两条腿把明长城从头到尾丈量了一遍。他们沿途做了详细考察,以第一手材料写出了20万字的《明长城考实》。他们一路目睹明长城到处被破坏的惨状,越走心头越沉重,将亲眼所见一一记录在书中:沿途3019个敌台烟墩有917个残破不堪,1092个已被毁坏。那些保持较完好的,当地往往流传着有狐仙居住的传说。董耀会苦笑:“真该给狐仙们颁发保护长城奖章。”他们经过的166个主要长城关隘城堡中,65个十分残破,44个被毁。长城墙体被毁400多处,长的几十上百里,短的数百几十米不等。其中因周边生态恶化又无人看管导致的自然损坏197处,包括自然坍塌165段,洪水冲毁13处,流沙湮没16处,地震、风化等作用毁坏3处。书中记录下来的206起人为破坏更令人触目惊心。其中个人破坏行为151起,包括140起拆墙取砖,6起挖墙种地,4起以城体为居室、猪圈、坟墓,目的不明的破坏3起。政府行为32起,其中修水库毁长城关隘12座,修公路毁墙体17处,其他如嫌山海关鼓楼碍事拆毁的3处。企业破坏行为4起。大炼钢铁、学大寨、“文革”等政治运动破坏11起,战争破坏9处。“华夏子”们统计出了一个让人揪心的数字:中国的最后一条万里长城目前主墙体基本完好的仅剩4千多里,约占1/3,另1/3遭到严重破坏甚至已坍塌为废墟,剩下的1/3已经完全消失。长城的雄伟壮丽恰恰是它最致命的弱势。这国宝实在太庞大了,大到除了天地穹庐没有任何房屋可以收藏它,没有哪个关爱者能看护它。它是每个人的,因而也就不属于任何人,没有哪个破坏者认为自己毁坏的那一点点会给它带来多大伤害,会产生侵犯他人财产的犯罪感。这正是长城的悲剧。再大的东西也架不住众多蚂蚁般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蚕食啃咬,这条巨龙已是伤痕累累,奄奄一息。“华夏子”大声疾呼:“救救长城!”

  再次丈量,结果更令人痛心

  2002年8月2日,由中国长城学会发起,有董耀会等16位学者和10余家媒体参加的“中国长城考察万里行”活动开始了,人们很想知道,自“华夏子”徒步考察以来,关爱长城的人们为之奔走呼号了18年,万里长城的处境会不会改善一点。然而沿途所见所闻却让考察队员们高兴不起来:虽然许多地方都很重视长城保护,有些地方还取得了良好成效,但总体上问题不少:生态恶化的大西北风沙盐碱继续侵蚀掩埋着长城,毁坏蚕食长城的行为依旧随处可见。张家口万全县狼窝沟那段1984年还很完好的石砌长城,在距“省级重点文物保护”碑20米处,约一公里城墙墙体已完全消失,长城石块被当地人用机动车拉走砸碎卖给了施工队。河北省迁安县白羊峪关以旅游开发为目的,拆去旧墙筑起了看上去跟现代水坝似的数百米石砌大墙。发现不到一年的楚长城惨遭开山炸石。怀柔黄花城下,一帮帮吃饱了野味还想过过爬“野长城”瘾的游客一拥而上,蹬踢得早已疏松的砖石土块四下崩落,吃“长城饭”的当地人则不失时机地出现在通往“野长城”的小道、梯子旁,收起了“买路钱”……此次考察的结果是,由于沿线生态恶化,人为破坏严重,明长城比18年前更短了,主墙体基本完好部分已由当年的1/3缩减到1/5,还看得出明显墙体的废墟和遗址不到1/3,二者加起来已不足5千里。一半多,也就是5千多里的明长城在自私冷漠、急功近利的败家子行为中已完全湮灭。按这种速度继续逐级递减流失下去不予制止,人们很可能在本世纪的又一次考察中发现,除了百十处合计仅数百里的旅游点、保护点作为这条巨龙遗留下来的尸骸鳞片外,明长城已不复存在。这绝非耸人听闻。

  万里长城亟待保护

  明长城,这是人类,也是中国人的最后一条万里长城,每当我看到或想起它,心里总是隐隐作痛。我们再没有另一条长城可供糟踏毁灭了。世界遗址基金会主席邦尼·伯内姆说:“每个古迹都诉说着人类的灵感和成就,失去任何一个都会令我们感到羞愧。”一旦明长城真的消失,最应当感到羞愧的是我们中国人。作为一个古老民族,我们可以没有哪儿都能批量生产的名车豪宅,可以没有高尔夫球场和娱乐城以及其他满街筒子转瞬即逝的时尚玩艺,但正如印度人不能没有泰姬陵,柬埔寨人不能没有吴哥窟,墨西哥人不能没有玛雅神庙,作为一个古老民族,我们不能没有万里长城。它已被写进我们的国歌,溶入我们的血液,是我们中华民族悠久历史和灿烂文明的巍巍丰碑。现在的问题是,与当年修筑长城时的投入相比,目前用于保护长城的人力物力经费少得可怜。董耀会认为,对于我们这样一个经济迅速起飞的国家来说,国宝长城缺的不是钱,而是从上到下方方面面的关注。另外,20年来“华夏子”们保护长城的实践证明,仅凭道德诉求和批评劝说已无力阻止对长城的野蛮破坏,国家有必要出台一部强有力的专门法律来捍卫它了。北京已率先推出了一部很有效的地方法规《北京市长城保护管理办法》。每一个中国人都必须行动起来保卫长城,不要让子孙后代指着我们的脊梁骨说:“万里长城就是在你们手中被毁掉的。”

  一个没有了万里长城的中国,还像中国吗?

  (就在我刚完稿时,新华社发布了一则消息:近日,宁夏灵武市临河镇横山村一段国家重点保护的明长城被扒开一个大口子,成了一条每日上百辆机动车进出的便道。一段几十米的长城就这样又无声无息地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