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长城网 logo

长城文化与人类命运共同体

2020-07-17 17:53:00
 

在“长城文化与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一题目中有两个核心词,一是长城,二是共同体。那么,什么是共同体?为什么要讲共同体?我们在讲共同体的时候,其核心意义有两个:第一,它不是一个共同体,只有不是共同体的时候,才会强调共同体;第二,它是一个共同体,只有是共同体的时候,人们才会努力实现共同体的共同利益。那么,如何理解呢?从长城内外来看。

2015-2016年,中央电视台《远方的家》栏目打造了一个百集大型系列节目《长城内外》。在这个节目制作之初,央视领导请我去给该栏目的所有编导、记者讲一次长城,而我讲的就是“长城内外”。那么,怎么理解长城内外?第一,我用中国的“中”字来做进一步解释。如果我们把“中”字的一竖理解为长城,那么长城内外就包含三层含义:一是长城内外是独立存在的。如果把长城区域看作一个共同体,那么长城内和长城外首先就不是一个共同体,而是两个独立存在的个体,从“中”字结构上看,中间是长城,左边是长城内,右边是长城外。二是长城内外相互依赖,紧密联系。正是因为它们相互依赖,紧密联系,才需要相互协调,构建秩序,以保证共同利益。三是长城内外是一个整体。其实,所有的共同体都是这样的关系,即独立存在的若干个体,因共同利益构建成一个共同体。比如京津冀一体化,北京、天津、河北三地既独立存在又相互依赖,通过构建秩序,达到协调发展,实现共同利益。正是因为这样的关系,才出现了我们今天所说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

第二,从共同体的角度把握长城内外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关系。主要有以下三层关系:一是民族共同体,二是民族国家共同体,三是人类共同体。这三层关系就像是一个套着一个的三层圈子。

民族共同体,包括族群、民族政权。作为长城区域的一个共同体,农耕和游牧因其完全不同的生产生活方式,而形成了不同的族群,有了代表族群利益的政权。也就是说,农耕政权代表农耕利益,游牧政权代表游牧利益。进一步看,农耕和游牧主要包含三层意思:一是农耕和游牧这两种完全不同的生产生活方式,其经济类型是农耕经济和游牧经济;二是农耕和游牧因不同的经济类型形成不同的族群,就是农耕民族和游牧民族;三是农耕民族和游牧民族构建了代表各自族群利益的民族政权。我们在理解这三层意思时,要从不同的情景下来把握。比如,有的人认为长城是农耕民族防御游牧民族的屏障,而事实并不完全是这样。为什么游牧民族,如北魏、北齐、辽、金在入主中原,成为农耕地区统治者之后,也要修建长城?这是由经济类型决定的。因为游牧民族入主中原成为农耕族群的代表政权后,也要维护农耕地区的农业发展和稳定,所以也要修建长城,防御来自更远地区游牧政权的侵扰。总的来说,民族共同体就是不同族群、不同民族政权之间形成的一个共同体。

当今世界是一个民族国家共同体,其中每个国家都是民族国家,都要追求自己利益的最大化。那么,在这一过程中如何平衡个体利益最大化与整体利益最大化的关系?中国古人找到了一条非常有智慧的路径。我们想一下,中华文明之所以能够五千来年传承、延续至今,从未中断,凭的是什么?就是建立了多元利益平衡基础上的一体利益最大化的路径。在中国历史上,虽然各民族也有冲突、战争,但整体上一直在追求国家统一。这就是多元利益平衡基础上的一体利益最大化。实际上,长城精神在这一点上有着非常强烈的代表性。中国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中华民族呈现出多元一体的格局。几千年来,我们的国家和民族,正是在这样的碰撞、融合中发展进步的。修筑长城,体现了对长城之外生活族群的承认,代表着一种共存共生、融合发展的关系。长城内外,是独立存在、相互依赖的一个整体。长城,是中华民族爱好和平这一文化情结的表达。长城的每一块砌砖、每一块垒石上,都凝结着中华民族的和平愿望。这是我们五千年历史延续至今的大方向。

不论是汉民族政权,还是少数民族政权,他们修建长城,首先体现了对长城之外生活族群的承认,也正是因为这种承认,才需要构建一种规范彼此行为、减少冲突的秩序。有人说,长城是阻隔内外的,象征着封闭,封闭的文化、封闭的经济、封闭的行为。这种说法是对的,长城肯定要起到阻隔的作用,是不能让人随便进的。但是这只是一方面,我们要看到,长城不仅有阻隔的城墙,还有成千上万的关口,而这些关口起到的就是交流作用。也就是说,长城整体既有封闭的作用,也发挥了联系、构建秩序的功能。这是一种辩证关系。

历史上,长城的作用更多体现在不同族群、不同民族政权间构建良好秩序这一方面。农耕和游牧,是两种不同的生产方式、经济类型,彼此有着强烈的冲突和互补。游牧民族以放牧为生,逐草而居,也需要农耕地区出产的布匹、茶叶、粮食及其他生活用品。它们通过与农耕民族的资源互换得到这些生活用品。比如,茶马互市,就是农耕民族与游牧民族以茶易马或以马换茶为中心内容的贸易往来。马是游牧民族最重要的生产生活资料,它代表着游牧地区的各种物资。而茶叶对于农耕民族来是一种生活调剂品,但对于游牧民族来说是一种生活必需品。通常情况下,游牧民族要想获取生活物资,一种途径是贸易,就是刚才提到的茶马互市;另一种是抢夺,就是到农耕地区抢夺粮食。如果抢夺成为一种常态,战争就会越来越多。长城的修筑,不仅使抢掠不能成为常态,而且还为贸易构建了良好的秩序。农耕民族在长城里面种地,游牧民族在长城外面放牧,二者通过长城成千上万的关口进行正常的贸易,只有这样才能达到共生共存,融合发展。

作者:董耀会 长城文化学者、中国长城学会副会长

本文节选自宣讲家网独家文稿 《董耀会:长城文化与人类命运共同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