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长城网 logo

第十四集长城之子——专题报道《感受长城》

2005-01-12 17:24:26
    观众朋友你好,欢迎收看今天的12/12。我们和观众朋友一起用了十三天的时间感受了历时45天的长城考察万里行,其实无论是13天也好,45天也罢,都不能,也不可能函概长城的全部,我们也只能撷取其中的一部分精华和您一起分享,不过看了我们的节目您也一定对长城也有了自己全新的感受。
    观众朋友可以注意到,现在我我手里拿的书,包括我身边的书,都是同一个人写的关于长城的著作,那么这位作者就是坐在我左手的,中国长城学会的秘书长董耀会先生,董先生欢迎您,欢迎您到演播室跟我们共同来关注长城。
    我想观众朋友对您应该不陌生了,尤其是经过这13天的穿越之后,甚至对您非常熟悉了。不过还有一些更多的介绍,需要给观众朋友,我们一起来看一个短片。

董耀会介绍
    1985年9月24日,一条新闻让许多中国人怦然心动:三位青年勇士从山海关出发,吃尽千辛万苦,徒步抵达嘉峪关。历史学家称,这是人类第一次对长城做出全面周详的实地踏察,是华夏子孙在万里长城上印下的第一行完整的足迹。这次徒步考察长城的发起者、组织者,就是从一个普通工人成长为一个长城专家的董耀会。和他一起徒步考察长城的两个伙伴是吴德玉和张元华。董耀会,秦皇岛市电业局外线工,这个文化程度并不高的小伙子是通过爬山接触长城的,通过接触长城,他开始研究长城的历史,并很快痴迷于其中。为了全面了解长城,几年间行程数万里,足迹遍布长城沿线,查阅了大量历史资料。
    80年代初,一些外国人曾向中国政府提出徒步考察长城的申请。董耀会得知后在日记中写道:“在万里长城上留下第一行完整足迹的,应该是华夏子孙!” 1984年“五四”青年节那天,他们穿着解放军赠送的军装,背着中国登山队攀登珠穆朗玛峰用过背囊,在明长城的入海处老龙头喝下朋友们斟满的壮行酒。508个难忘的日日夜夜,他们顶烈日,冒严寒,从崇山峻岭到戈壁荒滩,详细的考察记载了长城沿线110多个县、市所辖长城的历史变迁和现状,写下近百万字的考察日记,积累了宝贵的第一手资料。
    1985年9月以后的4年间,董耀会先后到北京大学地理系、历史系深造,师从著名的历史地理学家侯仁之教授。1986年底,董耀会他们以“华夏子”的署名,出版了长达28万字的《明长城考实》。历史学家周古城题写书名,称它是“用脚走出来的历史著作”。
时隔17年,董耀会再次以中国长城学会秘书长的身份带领考察团对万里长城长城全线进行了第二次考察,再一次踏上了似熟悉又陌生的土地。

主持人:董先生又一次进行了万里长城的考察活动,应该说这两次据我们的记者了解都跟您的女儿有关系,能不能谈一谈这方面的情况?

董耀会:这个跟女儿的关系主要是作为我个人情感上的一种(寄托),我女儿,我徒步考察长城时,1984年,那时候我女儿才一岁多一点,一岁半,这次出去考察,正好我女儿从国外学习回来,放假,她回来的第四天我就走了,而且她在国内总共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我这次出去就将近50天,那我回来又呆了3、4天她又回去了,所以这一路的时候,记者也看到了,有的时候那种情绪变化很大,就是很思念孩子。

主持人:第一次84年的时候,一岁多,当时我记得您第一次出去了近两年的时间,那个时间应该说对您的感情上的煎熬更大一些。

董耀会:对,那个时候经常的,你比如说在路上,在老乡家有的时候太想孩子了,抱着别人家的孩子到山沟里转一圈,或者在外头去玩一玩。也是一种(寄托),确实也很牵挂,我们三个人徒步考察长城,只有我结婚了,那么更增加这种孩子的思念。

主持人:对于长城的这种付出,一定要牺牲很多,比如说对于女儿的感情就要放弃很多,不过我想从您第一次徒步的穿越万里长城到这一次的考察,那您的感受有什么不一样吗?

董耀会:第一次的这种长城考察,严格的说它是一种个人行为,是自己不甘心,不甘沉寂,不愿意过那种相对来说没有激情的生活,那么自己为了改变自己的生存状态,也为了使自己的生活质量更高,去做的这么一种个人行为。这次应该说它是一种组织行为,它更多的是一种责任,就是长城保护的这种责任在推动着去做,所以它这两者应该说还是有很大的区别,从我个人来说。那么从考察的社会状况来说,这次下去感受最强烈的一点,就是整个长城沿线的老百姓这种生存状态,随着社会的发展经济的发展,生存状态的改善应该说很大,比以前大的多的多,但是长城的保护工作严格的说还仍然处于一种无序的状态。

主持人:您说的无序我们也感受到了,这是我们找到的您的三本日记,应该说长城考察的时候,穿越的时候记下的很多真实的心得,当时很准确的一种体现,那么这两次考察的日记有一个共同的地方,就是现在长城的破坏程度,或者说保护的不完善性,还是基本一致的。

董耀会:对,基本上还是没有得到根本上的改善

主持人:那么再一次看到日记的时候,有什么想法,感受。

董耀会:其实这些年一直不断地做长城,更多的是长城保护面临的这些问题,对自己的压力,就是感情上割舍不下的

主持人:一种冲击。

董耀会:对,一直在去做,你象我们当时做徒步考察的时候,在山西左云县八台子村,一个村的支书,他承包了砖瓦厂以后,他为了把两块平地连接起来,任意地用推土机把60多米的长城给推毁了,当时我们正好赶上,制止了这种破坏行为,那么向各级政府反映这种事情的时候,大家也都认为破坏长城不应该,但是处理起来也没有力度,最后的时候,象这样的破坏行为,后来光明日报也报道了,山西省委也引起重视了,就是这样的话,最后的处理是罚款200元。

主持人:罚款200元。

董耀会:对,罚款200元,给了一个党内警告处分,那么这种破坏在长城沿线,应该说是随时都有可能发生。

主持人:更可怕的,我觉得就是这种破坏行为背后的随意,

董耀会:对,那么我说的这是我们84、85年考察长城的时候,那么今天,这次我们考察的时候,在张家口,1000多米的长城,就是在两年前,它公路的时候,收购石头,农民到长城上去拆长城的石头,15块钱一拖拉机,整个把一千多米的长城石头拉去卖,就为了拉长城的石头,拆长城的石头,在旁边生生压出来一条路,持续了几个月的时间那么拆,那么大规模的破坏行为,我们的管理部门,我们的政府连知道都不知道,如果不是这次去考察发现的话,仍然还是不知道,所以我就说,它这种长城保护得不到有效保护的状态,18年来应该说没有一个根本的转变。

主持人:那么通过这次沿线万里长城的考察,整个的长城的目前的生存状况,或者说是现状,是什么样的?

董耀会:我们这次考察主要是明代长城,明代长城我们在84年85年做考察之后,回来得出了一个大致情况的结论,就是明代长城它历史上记载是12700华里,那么在这个长城的里数上,就是说还有墙体矗立着的,虽然有不同程度的残破,但它一看还是一道墙的,三分之一,另外三分之一是遗址状态,就是土的它成一条土檩,石头的成一条石头梁,石头堆了,这种状态的三分之一,另外的三分之一已经完全消失了,那么通过这次考察,我们看了103个长城的点,通过这次考察看,当初还有墙体的很多现在已经成为遗址了,当初还有遗址的现在已经消失了,就是它朝着恶性方向发展的速度还是很快的。

主持人:在退化。

董耀会:而且这种恶化,毁坏的程度也还是很快的。

主持人:其实听了您这样的介绍,我想,每一个爱国的,或者爱这样长城的人都会感到非常痛心的,但同时是不是也因为长城太长了,它的保护起来就非常不便。对于保护长城我们有新的良方吗?

董耀会:长城的保护确实象你说的这样,因为它作为一个大地性的文物,它有它很大的特殊性,它不能象其他的文物那样收藏起来,也不能想其他的古建筑那样封闭地看管起来,因为它陈设在半个中国,那么长城的保护我们提出来的一个意见,第一就是要加强法制化建设,要作为政府的第一推动,要把它提到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上来,这是第一,第二,要通过各种手段,提高全社会对长城保护意识的重视,提高全民的长城保护意识,因为长城保护它涉及的地域很大,人很多,所以这样保护才能落到实处,那么第三,就是长城的保护和管理,要有专门的机构和人员去做,你否则的话,它还行同虚设。我说的张家口的这段长城,在旁边就立着河北省重点文物保护的标志,那么是人们不知道它是长城吗,不是,那么是人们不知道长城应该保护吗,也不是,但是人们面临着15块钱一拖拉机就可以卖钱的时候,又没有人管的时候,那么他自然就会肆意的破坏。

主持人:那是一种践踏。

董耀会:肆意的破坏,一种摧毁对长城的一种(践踏),其实我们很多的时候,把长城说成是我们民族的脊梁,中华民族的象征,它跟我们的民族,我们的国家有很深的渊源,但是我们每天是在宰割着长城,在摧毁着长城,其实长城,万里长城,我们的长城在国际上之所以有这么重要的位置,能引起世界这么大的关注,我说它有两点,一个就是万里长城的长,它的长度,一个就是它历史悠久,假如说我们的万里长城不是万里,我们只有十里长城,它还可能在人类历史上,有这么重要的位置吗,就不可能,可是我们长城似乎很大,今天拉一车,明天拉一车,也不会对长城造成很大的致命的伤害,可是长城就是这么一块砖一块砖这样垒的,就是这么一车土一车土垒葺的,就是这么破坏下去的话,它总有一天会彻底的消亡。那么这种消亡的速度如果按现在这种速度破坏下去,应该说是很令人震惊的。

主持人:董先生,应该说您对长城寄托感情开始到今天为止,有近二十年的时间了,那您要对长城说句话,您最想说的是什么?

董耀会:我曾经说过,我对长城最想说的就是,长城你饶了我吧,当时说这种话的时候也是一种,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间说出这种话,因为做长城的事情,我原来做长城包括徒步考察阶段,包括我回来之后把考察成果,结成书出版,这些东西它还都是自己意志的体现,我自己想做这个事情,我长城考察之前想到我想到在长城上留下第一行人类完整的足迹是我的,我一部详实记录长城在这个年代保存状况的书是我写出来的,就是那种激动,自己的那种激动,每天都激励着自己,那么现在再做长城的事情更多的是一种责任,就是长城的这种每天的破坏,每天跟长城破坏行为的较劲,因为我说我在做着一件力所不及的事情,那么就是说整个的这种生存状态,它处于一种相对灰暗的一种状态,所以自己的心情一直不是很好。

主持人:如果到了法制健全政府监控有效的那天,再去长城的话,你会对长城说句什么呢?

董耀会:长城你好。

主持人:长城你好,我想这样的招呼非常平实,很多人对您有这样一个亲切的称呼,说您是长城的儿子,而且这么多年,应该说很形象地比喻您为长城打工,为它的建设,为它的完善,为它的保护在打工,那您会不会第三次沿线考察万里长城。

董耀会:其实长城这种考察,我经常,每年我差不多有一半的时间是在长城沿线奔波,这次长城考察活动,我给它定位我说形式大于内容,就想通过这种宣传,各种宣传活动来提高社会对长城的这种关注程度,来推动长城的保护工作,如果这项工作需要的话,我将还会组织这样的活动

主持人:可不可以这样概括您的心情,只要长城它的保护它的完善工作一天没有停止,我们对它的考察,对它的奉献,对它的倾注,一天也不会停下来。

董耀会:对,因为现在从社会总体来说,我们向长城索取的比较多,我们说长城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脊梁,是我们民族的象征,其实这种意义上对长城去说话,不是长城所需要的,是我们需要,包括我们每一个游人,我们去感受长城,我们去看长城,也不是长城需要的,而是我们需要的,那么我们在索取长城的时候,或者去感受长城的时候,我们能多为长城去做点什么,这个是长城迫切需要的,如果长城在我们这一代人手里完全消失的话,那么就是我们这一代人的罪过,特别是很多旅游景区的开发,我就说,我们在吃祖宗的饭,因为你搞旅游这种产业行为,你(是)吃祖宗的饭,但吃祖宗的饭不能断了子孙的路,否则的话我们的子孙就不可能再去感受长城了,他只能从图片上,从影像上,从其它的渠道,他不能感受到一条真实的长城。  

主持人:董先生应该说近些年来政府的有关部门,包括社会的各个方面对于长城的保护和完善的认识已经到了一个高度,我想在不久的将来,当您再一次来到长城的时候,您会很平和地跟它说一句“你好长城”

董耀会:会的。

主持人:好观众朋友,感受长城风光无限。世事沧桑,长城历史上既有的地位和作用已经成为过去。但长城两千年悲壮的歌哭,十万里艰辛的攀援,却最终陶铸成一种大气若虹的民族精神。“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义勇军进行曲》的世代传唱及其被法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肯定了长城作为我们肝胆与骨气象征的人文价值。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是长城之子,都是长城的子孙。感谢您收看大型系列报道《感受长城》,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