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长城网 logo

长城在我的镜头中延伸———我市一批摄影摄像人员的真情

2005-01-12 16:04:29
     长城屹立群山之脊、万山之巅,其雄伟的建筑、磅礴的气势、多样的形制令人叹为观止,心向往之。在我们的身边,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用延伸的镜头记录着长城的历史,展现着长城的每一处宏伟和细微,聚焦着长城脚下的这片热土和勤劳朴实、改造自然的人民。他们把神奇的长城风光、深厚的长城底蕴,完美地展示给世人,吸引着无数朝圣者的心。
  他是一位年近八旬的长者,55岁端起相机,至今20多年来从未停止拍摄长城
老人叫张守志,青龙满族自治县人,今年已是79岁高龄,一提起他,摄影界的人无不竖起大拇指:这老爷子真行!
  25年前,青龙县要在广交会上办小水电展览,可全县竟找不到一个会摄影的,没办法,已经55岁的张守志扔下了从事多年的美术专业,专门干起了摄影,没想到一发而不可收。
  他先是瞄上了老岭。这里奇山奇水,极少有人去过,老爷子背上相机钻进深山老林,他一下子就惊呆了。那是1979年的冬季,站在高高的山顶上,北望漫山白雪,南眺长城环绕,此景只应天上有,不推介给世人岂不可惜!自此,春拍万紫千红,夏摄云山雾海,秋记遍山红叶,冬取皑皑白雪,这一拍就是10年。他已记不清自己来了多少趟了,那1万多幅美丽的风光照片记录着他的脚步。渴了掬一捧雪水,饿了捋几把野葱,身下是热腾腾的石板炕,头顶着漏风的油毡棚,听着野狼的嗥叫,老张却睡得香甜。谁破坏了植被,他拍,谁保护了长城,他拍,他成了青龙演变发展的“资料库”,他背着相片四处办展览,逢人便介绍他家乡壮丽的长城风光。长城无语,它见证着老人的每一寸足迹;祖山有情,它用它的名扬四海回报着老人的付出。
  张守志告诉记者:“我会像陪伴了我25年的相机一样,只要能动,我就不会停下脚步。”

自称是摄影界的“小字辈”,可他们用执着干着前人未竟的一番大事业。
  长城的精华在秦皇岛,秦皇岛长城的精华在抚宁,李占义和张宝金在感叹的同时,也感到了一丝惋惜。李占义现在是抚宁县的政协副主席,他在整理文史资料时发现,如此丰富、重大的长城题材在抚宁竟没有一个完整、系统、图文并茂的收存。生活在长城脚下,并在基层干过多年领导工作的他对长城有着更多的感情,如果不能千年之首把长城如实的保存资料,留给后人,唤起大伙爱家乡、爱长城的意识,任由自然和人为的毁蚀,那就是一种罪过。信念的力量有时真的令人难以置信,铁了心的李占义和志同道合的张宝金决定要彻底的干一件“大事业”。
  做起来谈何容易。摄影技术不好可以学,但要把100多公里的长城统统摄入镜头,不付出超乎常人的辛苦,不踏足别人没到的地方,那根本就不可能 。从2001年4月开始,两个人就毅然决然地踏上了这条不悔路。每一个垛口,每一个城楼,都洒下了他们辛勤的汗水。一遍不行,两遍;今天不行,明天。为了拍一个镜头,他们早顶星星,晚踩月光,一天带两顿饭,不怕被荆棘划得满身伤痕。为了拍出长城的内涵,他们买来了一大堆书籍,系统地研读,升华感悟……市摄影家协会主席狄巨宽评价他俩说:“他们走过了别人甚至20年没走过的路。”
  机遇总是垂青那些执著的人。20个月,70次登临长城,李占义和张宝金收获了硕果。他们先后有100多张照片被各大画刊选用,今年春节和县“两会”期间,他们又在县文化馆搞了抚宁境内长城摄影展,参观人数已达几千人,还办成了学生爱国、爱家乡,公民道德教育基地。李占义关于抓住修建旅游公路,搞好长城保护、开发、利用的提案,也引起了代表和委员们的强烈共鸣。
  李占义说:“我们俩加起来也有100多岁了,家人和朋友对我们的自找罪受的行为有并不叫好,但我想,人的一生总要有点追求,要有目标,要干点事业,面对长城,想一想先辈不畏艰难险苦干的伟大事业,我们如果天天沉缅于名利地位、吃吃喝喝,显得多么渺小。拍长城让我们心灵得到了净化。”

巾帼不让须眉,她和她的“沙龙”成了长城之美的坚定耕耘者
  张育知,是市艺术摄影协会的会长。在她的眼中,长城那种历经历史沉淀的苍桑美、力量美、线条美简直无与伦比,美在极至,怎么表现也不过份。自从10年前,她偶然地一次机会拍了金山岭长城后,便与长城结下了不解之缘。
  作为艺术摄影,创选显得尤为重要。张育知不仅苛求自己,而且积极地倡导会员们立足本地拍长城,探求艺术创作的切入点。每年都要带着会员们亚以长城边集体采风,深入到农村、农家,把镜头对准长城与现代文明、社会发展的结合点,每一次都选一个主题,确定一个目标。创办了3年的艺术摄影沙龙每月都要搞一次,每年一次的长城风光摄影展都成了会员们交流、切磋、宣传长城摄影的节日。一些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也加入到了这个队伍,成了长城的崇拜者、宣传者。
  张育知和她的艺术摄影不仅找准了文化艺术的切入点,而且促进了旅游经济的发展。一些村庄已经从他们的摄影中认识了自身的开发价值,走上了脱贫致富之路。张育知说:“能为长城做点贡献,我们充实,也激发了创作的灵感。”
  一群近乎痴迷的老人让人感动的想落泪,“后来人”说:“我们找到了组织。”
  在沈彦硕的办公室里,一个电话,10分钟未到,他的老伙计刘景星、张帆、肖天启、赵焕来、刘全厚等就迅速汇齐,拍长城的话匣子一打开,便滔滔不绝。
  这是一群对长城近乎痴迷的老人,过去有和教师、有机关工作人员也有企业工人,平均年龄已是60出头,从互不相识到结成“长城四怪”、“长城八怪”,如今许多年轻人也纷纷要求加和他们走长城的队伍,这些过去打单帮的后来者形象的说:“我们终于找到了组织。”
  他们走长城的历史已有10年了。每到星期天、节假日,一声招呼,骑上自行车、摩托车,出发!一路烟尘来到长城脚下,把车子放在老乡家里,带上家伙什儿就上山了。走一处,拍一路,哪儿奇,哪儿怪,就往哪儿钻。长城咋就那么大魔力,引得他们如此痴迷,你听他们怎么说:“不图啥,就是喜欢长城完美!”难怪当年几个老头在苗城子附近“骑驴背”长城上一点儿点儿往前挪时,惹得当地的村民问:“国家一年给你们多少钱,值得这么付辛苦?”
  这些老人可是地地道道的自费“游”长城。照相机、摄像机、胶卷都是自个儿买的,用他们的话说,那叫“咔嚓一响,一斤大米。”可即使这样,他们见了长城就忍不住地“咔嚓”“咔嚓”响声一片。张帆说:“今天记录地东西可能明天就看不到了,我们要把这些真实地带回来,留下来。”这些老人不仅边走边拍还把一些珍贵的碑文记录下来,见了游人丢弃的垃圾捡起来,见了跌倒的碑扶起来,见了破坏长城和植被的事就去制止。回来后,几个老伙计在一间借来的办公室里,每周三凑在一起交流片子,聊聊感受。时不时地,他们还自费办个长城照片展览,请别人去参观,把看到的问题汇集起来,写个东西递给有关部门。
  许多农家人成了他们的好朋友。义院口村的王海鹤打小就认识这个爷爷,每次都骑着自行车上道口来迎接他们,把自己家可口的农家饭端给他们。板厂峪东沟的李美然小姑娘每次看到这几个老人来,死活非要给他们当向导。夜晚,他们常常借宿在村民家里,这些人总是那么热情。老人们深知:是对长城的爱把他们紧紧连在了一起,老乡们把他们当成了知音,他们更没有理由不爱长城。

这是我们的本职,我们唯一做的就是:不辱使命
  说到聚集长城,不能不提电视工作者和新闻摄影工作者。如果没有他们及时、准确、系统、全面地报道,长城就不会这么真切而广泛地展现在世人面前。
  秦皇岛电视台的刘晓光至今还清楚地刻1998年拍摄5集大型电视系列艺术片《巨龙昂首》的经历,连续3个月,每天要背着重达25公斤的行军囊爬上高高的长城之巅,有时为了拍一个日出镜头,连续7天在早晨一两点钟上山,有时一包方便面,一瓶矿泉水就得顶一天。拍摄中扭了腰,造成腰椎间盘突出,但他硬抗着拍完了整整50盘带子,回来却住了3个月院。李国壮为了拍好向建国50周年现礼电视艺术片《长城谣》,更是吃尽千般苦。这部获得河北省电视文艺一等奖的艺术片全面展示了长城所见证的历史,再加上天上在筹拍的《长城魂》《长城颂》,将对长城所激发的民族精神和我市改革开放的成果都是巨大的宣扬。他拍摄的反映长城脚下仁人志士的电视专题片《长城不会忘记你》还获得了河北省五个一工程奖。
  秦皇岛日报社更有这样一批矢志不渝的人。王学芳早在1985年就拍了介绍秦皇岛的第一个风光片《神奇炒人的秦皇岛》,在香港招商时播出后,引来了霍英东等一大批名人来秦考察。从1986年开始,历时一看半,王学芳又推出了《长城从这里入海》,并在国外发行了5000册,国内1万册。至今,世界许多著名的图书馆都对此书有收藏。至今,王学芳共出版了11本画册,每册都有长城的镜头。可以想象,在改革开放之初,这类宣传的价值有多大,许多游人就是看了画册后幕名而来的。拍角山长城的夜景时,为了打光线,王学芳一口气从最高处到最低处跑了两上来回,腿都累浮肿了;为了拍长城,他手指、胳膊、双脚都摔骨折过;为了拍长城,他冬天抱着相机进入齐腰深的海水中,简直就是个拼命三郎”。
  为了全面反映长城以及长城沿线的每一次变化,日报、晚报的摄影记者带着使命,一次又一次地聚集长城。马卫庆为了拍董家口,两个月来了10次。晚报为配合长城旅游开发,推出了系列长城人物专访和专题图片报道。记者不辱使命,社会各界民通过记者的镜头更深地了解认识了长城,从而激发了对长城及家乡的热爱和关注。
  有个人物不能不提,他就是秦皇岛日报高级编辑孙志升。作为曾与华夏子走过最初6天长城的人,作为中国山海关研究会、中国长城学会的筹建人之一,作为秦皇岛“爱我中华、修我长城”社会赞助活动委员会的负责人,他对长城的历史和文化有着更深的感悟和认识。他说:“聚集长城,我们不仅需要不断沿伸的镜头,更需要有深隧而广博的目光。作业一名学人,我们不仅要准确、完整、客观地记录历史,更要注意挖掘和宣传它包含的中国两千多年来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以及其他各方面的重要内涵,证它唤起人们爱我中华,建设家乡的豪情壮志,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奋斗。”
  多年来,孙志升就如一块长城砖,不仅用镜头,更用他的赤子之心为长城文化的宣扬默默地耕耘着。他希望有更多的年轻人加入到传播长城文化的队伍中来,让长城文化更加发扬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