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长城网 logo

“大忽悠”在为谁忽悠———记市文化局研究员郝三进

2005-01-12 16:02:10
  马年的隆冬,一场瑞雪悄然而降,银装素裹的董家口长城愈发莽莽苍苍、巍峨壮观。起早的村民孙振元一推开院门,就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行进在蜿蜒的山路上,“郝师傅,您来得真早啊,您今年可是第68次来咱董家口了,我都给您记着哪!”
  是啊,郝三进对这里再熟悉不过了。他喜欢这里的一草一木,他喜欢这里纯朴的乡风和秀丽的景色。每一次踏上这条通向山顶的毛石路,他都会感到一种莫名的兴奋在胸间鼓荡。他深知,他那颗心是被长城牵着,不管是酷暑还是严寒,只要有时间,他都要来到长城身边,闻一闻她的气息。
  中国长城学会秘书长董耀会在寄给郝三进的新年贺卡中写道:“在漫长的人生跋涉中,长城是我们共同的眷恋。”是的,正是为了这份眷恋,郝三进品尝人生的一切酸甜苦辣。对于这份眷恋,他不想深埋心底,他要用火辣的热情唤醒沉睡几百年的长城,让她瑰丽的面容重新展现在世人面前。
  郝三进是市文化艺术研究所的研究员,国家一级编剧,也是中国长城学会的会员。熟悉郝三进的许多人都叫他“三哥”,都知道“三哥”能忽悠,特别是一说起长城来,更是如数家珍,滔滔不绝,眉飞色舞,那份激情会感染周围的每一个人。郝三进的忽悠有他忽悠的缘由和资本。
  54年前,郝三进出生在山海关的长城脚下。从他刚会走路时起,他日日看到的、听到的、能摸到的都是身边这古老的长城。他和玩伴们最大的乐趣就是天天在这长城上嬉戏。长城的气息时时熏陶着他,让他割不断,离不开。即使10岁时走上了演艺生涯,天南海北奔波几十年,但对长城那种最原始、最质朴的情感却总是挥之不去,长城情结已溶在他的骨子里、血液里,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1983年后,为了完成80万字的秦皇岛戏曲志的编纂,郝三进深入到三区四县搜集素材,对长城有了进一步的认识。1987年,他写出了秦皇岛的第一部电视连续剧《金头太子》,无论是编剧取材,还是拍摄取景,都是围绕着长城,他在故事中融入了对家乡长城的爱。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他的长城情结再一次被激发,他决定要把家乡的历史、家乡的文化推介给世人。就这样,经过几年的呕心沥血,一部反映我市历史沿革、文物遗址的24集电视系列片《碣石沧桑》推出了,其中有两集浓墨重彩地描绘了秦皇岛长城的历史与发展。
  激情一旦燃烧,便势不可挡。为了揭开家乡长城美丽的面纱,郝三进和他的“长城迷”们跨过了山海关、九门口关,走进了义院口、界岭口、桃林口、刘家口,我市境内的374.5公里的明长城处处留下了他们跋涉的足迹,沿途的158个村庄都洒下了他们辛勤探求的汗水。由郝三进、沈朝阳撰稿的六集电视片《长城》播出了,郝三进等人又从拍摄的18000多张照片中精选出108张,搞了首次大型的秦皇岛境内长城艺术摄影展,并由中国画报出版社结集出版,向国内外发行。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许嘉璐在参观完影展后欣然挥毫:“绵延万里几千秋,何曾御敌解民忧;一砖一骨亿家血,华夏雄风一镜收。”
  郝三进常说,我们对长城不是缺少发现,而是缺乏系统的发掘和推介,凡是热爱长城的人、想宣传的人都在“忽悠”,只要是有利于长城文化的推广,我愿意当这个“大忽悠”,我要为长城大忽悠、特忽悠,不忽悠出名堂来势不罢休!
  十几年对长城的关注探求,让郝三进渐渐认识到,长城不能只是“养在深闺”,经年累月地遭受风雨侵蚀、人为破坏,必须找到一条有效保护的新途径。峭拔的群山,秀美的植被,纯朴的民风,再加上古老的长城,对呀,为什么不实行开发性保护呢?开发长城旅游,既可以让守着“金山”受穷的村民脱贫致富,又可以让内涵极为丰富的长城文化得以宣扬,还可以促进人们保护意识的提高,一举多得。于是他决心要再来一次大“忽悠”,  
不仅为长城,更为长城沿线百姓实现富足的梦想。
  这一次,他首先选中了董家口。这个山多地少的小山村境内不仅有着我市保存最完好的8.9公里明长城,而且生态植被茂密,村民大都是明长城守军的后裔,是个极具开发价值的长城旅游景区。最可贵的是,这些长城的子孙们对开发旅游资源的厚望也越来越强烈,双方一拍即合。
  长城旅游开发不是小事情,光有村民的热情远远不够。为了让这一惠泽子孙的举措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郝三进等人发出了一次又一次呼吁。《请关注长城要塞董家口》的调研文章发表了,《董家口村申请建立“长城要塞”旅游景点的报告》出台了。为了进一步引起市委市政府的重视,郝三进又连夜起草制定了《董家口长城要塞景区项目开发可行性研究报告》,恰时,省委省政府在全省提出了大旅游战略,市领导对董家口的开发表示了强烈的关注。2002年2月23日,时任市委书记王建忠和市委常委、秘书长范怀良等领导亲自到董家口村实地调研,现场办公,决定了董家口长城景区开发的意向。2002年5月12日、16日、21日,短短的10天内,王建忠书记又先后3次来到董家口,访民意,解民忧,为董家口开发做出了具体部署,并引来了资金、技术和专家。市领导的关心更鼓荡得长城子孙们心潮难平,他们自发集资10万元,拆掉自家院墙、房子上的长城砖,冒着严寒上山修复长城,铺设登山石路。
  公路通了,游客来了,董家口的旅游一下子火了。景区开放仅2个月,村民收入一下子就有了10万多元。省长钮茂生闻讯来到董家口,看到这一场景后高兴地说:“搞长城旅游开发就是为了老百姓。董家口开发的成效证明,解决农民贫困的根本办法就是发展经济。”
  董家口长城旅游开发,郝三进首功一件,但他并没有沉湎于此,他一遍又一遍不辞辛苦地来到董家口,出谋划策,联系资金,指导管理。与此同时,他又将目光沿着长城延伸到了被开发热潮鼓荡的板厂峪,没想到,在这里他却有了一个更大的惊喜。正如当年侯宝林老先生给郝三进题的词“历史上的伟大人物多是自学成才”一样,机遇垂青了郝三进这样矢志不渝的人。本来是发现了一个大的溶洞,继而又发现了大量的石雷、子铳、熔铁炉、陷马坑,当他们听说板厂峪这一带可能有砖窑时,他们较上了真。一定要找到它!一天,两天、三天……带着自信,带着执着,他和闫乐耕、沈朝阳等人在当地农民的配合下,终于在2002年的12月1日从玉米地下实现了历史性的惊人一挖:长城考古史上最重要的发现——大规模明长城砖窑群终于惊现在了世人面前。
  青山、翠谷、长城、岩洞、古兵器以及如此大规模的长城砖窑及窑藏长城砖,实现了人文资源与自然资源的完美结合,这笔独一无二的宝贵财富再次让世界看到了我们秦皇岛历史文化的辉煌,将会成为我市提升城市形象的又一王牌,郝三进也用自己的努力和实践实现并见证了这一历史。
  从一个只是对长城怀着原始崇拜的长城娃到现在成为一名长城研究专家,郝三进在踏实地走着每一步,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牺牲。拍《长城》专题片时,他刚经历了一场严重车祸,昏迷3天3夜,颅骨缝了几十针,他仍坚持在第一线。全身浮肿他没有下阵,面对蛇蝎野兽他没有退缩,在悬崖峭壁边上拍摄已是家常便饭,为了董家口的开发他带着爱人一住就是半个月,有时还睡在长城上……
  郝三进不缺荣誉,那满满一箱子的获奖证书已落满灰尘。他说,我已54岁了,有生之年我还想为长城多“忽悠”几件事:把砖窑研究好,把秦皇岛长城学会建起来,让我市的长城研究开发走上系统化正规化的路子,我还要写一部反映长城的长篇小说,让人们更了解长城,更爱长城,更热爱家乡。我会不断地在这条路上走下去,用一生的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