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长城网 logo

掀开那泛黄的长城采风日记

2005-01-12 16:01:42
  2002年12月1日,玉米地下沉睡了数百年的明长城砖窑群,在长城入海处附近的板厂峪破土而出。这一考古发现,不仅长城后裔们深感自豪,更让痴迷于长城研究的几位老人兴奋不已。
  正月初九,刚过完八十寿辰的原市文化局局长王岳辰兴奋地向记者讲起了他心中的长城。
  “我年轻的时候对长城情有独钟,因为她是中华民族精神的象征,是咱秦皇岛重要的旅游资源,步踏长城,到长城采风是我的夙愿。1983年冬天,我退居二线,开始了难忘的与长城近距离接触。”
  说着,老人在书柜里翻出了一本保存20年有些泛黄的长城采风日记。虽然用白格纸、黑鞋带装订的日记本显得简单,字体有些潦草,示意图也不甚规范,但那凛冽寒风中的一笔一画饱含着60岁老人对长城的一腔真情。
  这本日记的扉页上写着:为熟悉“母亲”而战。

1983年12月2日
  夜,1时、3时、4时,睡不着连起3次,自己年已六旬,还跟孩子一样,幼稚得很。上午9点30分到驻操营,同抚宁县文管所吴环露一起步行去板厂峪,虽然早饭不吃,也不觉饿,绕山,过河滩,精力充沛,中午到了板厂峪。远望村北高山上,雄伟的长  长城吸引着我,烽火台似天兵天将坚守岗位,我的步伐更快了。
  从南往北的长城,越来越险峻,一直爬到插入云天的山崖,这里满山奇石异峰,草木丛生,野花满城。长城上的敌台,均为完好,个别被自然雷雨撕裂。我们又一口气往上爬,在一个大敌台上发现了一块碑,上写“大明历任五季秋之吉修完石义窟……”,调查这块碑,时间较长,下午4点多才开始下山。这里海拔约500米,山势陡峭,下山更艰难。手不离荆棵,同来的板厂峪村民兵连长王文海在前为我用斧砍一根荆杖,拄撑借劲儿,但还是摔了三跤。一跤扑在了前边的人后背上,一跤崴了右脚脖子,皮肉一块儿破裂,一跤崴了左脚踝骨。心想:明天再也登不了山了,这次采风计划要破灭了。
  晚上,在老百姓家吃过晚饭,9点多钟,找村里张洪军、王守信等人座谈,听说为抗日英勇献身的“杨来楼”的故事和为减轻民工劳役缩短长城路线而被杀的“郭大鞍”故事,还有作为纪念的“郭大鞍”处有一口大石炮。当晚我就决定了,明早不吃饭,就去调查石炮。

12月3日
  早6点来钟我们3人直奔东沟,走了3.5公里路,来到了“郭大鞍”处,那尊渴望已久的“勇士”终于见到了。
  我非常兴奋,于是连摁快门,连连念叨着“将军啊,你不要再沉睡了,我终于找到你了”,激动得几乎落下泪来。这门身长85公分、腰围160公分、炮口直径12公分的保存完好的石炮,真威武呀!从1953年开始我就想搜集一门石炮安置在山海关长城上供今人瞻仰。30年夙愿已偿。昨日的疲劳,被驱赶得无影无踪,更坚定了我采风的信心。
……
  东去板厂峪、平顶峪、城子峪、董家口、大毛山,西至义院口、拿子峪、花厂峪,东西15公里左右的长城上,留下了王老的足迹,厚厚的日记本上记载着王老此次半个多月的收获:10门石炮、100多个雷石、3支火铳(明代步枪、后由军事博物馆调去一支火铳)、20多个子铳、12座明、清两代碑石,还有古庙、天然岩洞等以及初步发掘15公里的北齐长城。他在记录每一个发现时,还详细配有草图。
  “白天爬长城,晚上与村民座谈,当时不知道什么是累,一天都处于兴奋状态,还听到了“楼军的由来”、“马骥大战鬼子兵”等许多长城传说和革命故事。王老边说,边放起了当年的录音,老乡们讲故事的动人声音十分清晰,仿佛将人带到了火热的战争年代。
“板厂峪长城”具有长城建筑艺术价值,数十座敌台风格各异,且此处长城走向是“U”字形,内径约20平方公里,鸟兽活跃,加上当年抗日战争时期“无人区”斗争的传统教育文存,又有揭发日本军国主义滔天罪行的佐证,因此,此处搞旅游开发很有必要。王老摊开自己描绘的示意图:“看,这儿有两道长城,蚂蚱沟、象鼻崖,后来,我和康群、郭述祖、沈树武等人不仅考察这里长城,还步踏了山海关长城……”
  原来,在我市,痴迷长城研究的老文化人不仅王老一人。
  “长城枕山尾掉海,海楼倒挂长城外”,在老龙头澄海楼东南玉碑亭前,有一块铭刻着老龙头最初修复经过的大石碑,上面刻着郭述祖、王岳辰、常开愚、康群4个人的名字。
  今年75岁的康老,退休前是秦皇岛教育学院的副教授、政协委员。在他的几平方米的书房内,摆满了他走长城时捡拾的砖砖瓦瓦,并都进行了艺术加工。秦皇岛境内有没有古长城?康老兴奋地回忆了当年与郭述祖、王岳辰、沈树武走长城的情形:
  “从1978年开始,我就从事长城考察研究,80年代后期,我们几个人加入了碣石研究会,每年都要爬长城,孤竹、榆关、山海关走个遍,发现了位于抚宁县境内的“铁阙关长城”(西起上庄坨乡张赵庄的西山,东至石门寨乡鸭水河村东的老龙台)和“红墙子”(山海关关城东北至孟姜女庙),经过大量的考证,都属北齐长城。还有山海关关城北面横过明长城东西两侧的长城,是北周长城,王老我们连走三遍,许多小孩子都围着看  我们,老头们干啥呢?觉得很奇怪。”
  康老在各级书刊上发表的论著很多,绝大部分是关于长城的。
曾在群山中翻山越岭、探沟窥谷、风餐露宿的王岳辰、康群等老一辈文化人,至今还戴着老花镜钻研长城史料,那一本本史地文集可见其关注长城之用心良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