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长城网 logo

以朝圣之心走近长城

2005-01-12 16:00:32
  以朝圣之心走近长城———写在《秦皇岛人的长城情结》开篇之际□薛顺平

  国内惟一以皇帝命名的城市,坐落于万里长城惟一的入海处,这便是秦皇岛,我们灵山秀水的家园。长城的筑造与功用,长城的撕裂与弥合,长城的文化与传承,都在秦皇岛人的心中留下了太多太深的刻痕——长城情结,无以割舍。每当我们从地图上看到方角曲折的长城符号,总有一种亲切感充溢于胸,每当我们站在家门口仰望山脊云间飞腾的巨龙,总有一种神圣感让我们心灵震撼,每当我们登临长城放眼这方水土,总有一种自豪感涌荡心间。
 我们曾经把耳朵贴在砖墙上,深怀思古之幽情,去感受这个奇迹长城的存在,去聆听远处、远处、更远处山与长城那悠长的呼吸声——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六国,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多民族中央集权国家。为了保卫这个统一的国家,防止北方游牧民族的侵扰和掠夺,始皇帝下令大规模修筑长城。以后历朝历代都曾大举筑造和修葺长城。明朝是大规模修筑长城的最后一个朝代,也是长城工程技术发展到顶峰的时期。西起甘肃嘉峪关、东至我们山海关的长城,是今天我们看到的最长、最完整、最宏伟的长城,它便为明代所筑。
  我们的先民在极其贫乏的物质条件下,用最原始、最简单的工具,完成了如此浩大的工程,显示了他们的智慧、力量和决心。他们修筑长城,并不是要隔断、挡住农耕社会与草原社会各民族之间经济文化的交流和趋同,而是像修筑城市的城垣和家庭的围墙那样,根本目的在于保卫和防御。巍巍长城,绵延烽燧,坚固城防,完整体系,作为军事防御的“墙”,长城成了历史长河中安定与和平的保障。有人比喻,“长城是一个大家庭里隔开两个妻室纠纷的墙”,这话说得太机智、太象征,却非常有干戈终将化为玉帛的深邃,包容着中华民族精神履历的博大。在结束了时闻战马嘶鸣、辄被干戈创伤的岁月之后,疆域大扩展,民族大融合便是历史的昭示。长城之所以能够阅尽沧桑,连接古今,并不是因为它在军事上有过多么了不起的作用,而是因为它审视过浩大的牺牲、代表着漫长的坚韧、陶铸了终极的融合。
  由于视角和价值取向的差异??不同时代不同人群的心目中长城所象征的底蕴并不一致。我们山海关有个姜女庙,传说孟姜女寻夫至此,哭倒长城800里。在这个传说中,孟姜女的眼泪成为万民仇恨的凝聚,长城成为专制残暴的象征——秦皇安在哉万里长城筑怨,姜女未亡也千秋片石铭贞。而在唐太宗、清圣祖等帝王看来,长城只是蠢笨无用的化身。直到现代,长城才真正成为中华民族的标识和象征。
  这是在中华民族处于最危险的时刻,举国上下高唱“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同仇敌忾、浴血抗战中提炼锻铸成的象征。而在若干年前那场来势甚猛的“文化反思”中,有人又以探寻民族劣根性为由迁怒于长城,说它是保守与封闭的产物,是华夏民族身上的巨大锁链,是造成民族隔阂与仇恨的渊薮。
  长城无言。它远离尘嚣,固执地伫立着;它高高在上,俯视着万丈红尘;它寂寞地沉默着,却见证了百年千年历史的一幕一幕。经过历史的曲折发展,长城的原始使命已经完成,咒骂长城恨不能将其哭倒的民间传说已不再动人。我们学会了以比较宽容的态度对待祖先,我们对中国的昨日、今日和明日有了全新的观照和机敏的发现。
  长城是用砖、石、泥土筑成的,更是中华各民族人民用自己的智慧、信念、感情和血肉筑成的,凝结了聪明智慧、艰苦勤奋、坚韧刚毅、开拓进取和充满向心凝聚力、维护统一、热爱祖国的民族精神。长城是一条凝固的黄河,是古代中国的一部总结,是未来中国的一个强音,是一部没有交响乐的民族所创造的惟一的无声的交响乐。它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的精神图腾,成为不容亵渎的民魂载体。长城情结也就成了一种挥之不去、代代相传的民族情结。越来越多的中华儿女,正在以朝圣之心走近长城。秦皇岛人便如是。秦皇岛与长城有着太多的牵连,中国四大民间传说之一的孟姜女哭长城自不必说,吴三桂引清兵入关发生于此,李自成兵败于此,长城抗战第一枪打响于此,万里长城的第一行完整脚印是秦皇岛人留下的,拆墙毁屋将长城砖归还长城的举动是这里的长城后裔做出的,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明长城砖窑群是这里的人从这里寻找到的……秦皇岛人爱长城,秦皇岛人为长城做了许多。本报今起推出的《秦皇岛人的长城情结》系列报道,记录的就是秦皇岛人对长城的那份痴迷,那份关爱,那份神圣。
  秦皇岛人对长城的付出还远远不够,长城的保护、修复、保护性开发利用,这个路子依然漫长,步履依然沉重。纵观长城万里,目前只有三分之一修复和保护完好,另有三分之一残破不全,还有三分之一早就不复存在。精神图腾的呵护在物质需要的追求面前,“说起来重要,做起来次要”,“自毁长城”的事情叫人尴尬、痛心。还是让我们听听从万里长城“走”出来的中国长城专家董耀会的一席话吧——“长城是我们仁慈宽厚的母亲,而我们作为长城的子孙,又对母亲做了些什么?我们不顾她疮痍满面的悲凉,也不理会她无声流下的泪水,仍然残酷地伤害她。长城的残垣断壁是母亲哀伤的表情,散落在长城脚下的那一片片狼藉的砖石,是她身上永远也擦不净的血迹。
“对长城的犯罪,就是对历史、对子孙的犯罪。若长城毁在我们这一两代人的手中,当我们的后世子孙,只能在遥远的梦中去感受万里长城时,我们有罪的灵魂能获得宁静和解脱吗?”董耀会的这番话,秦皇岛人听得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