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长城网 logo

新中国长城保护第一人

2012-06-12 11:49:17

新中国长城研究、保护第一人


热烈庆祝罗哲文先生从事长城研究、保护工作六十周年


   吴国强 郭艺 高雪


1952年,罗哲文先生开始了研究、保护、修复长城的工作, 时至2012年,正是罗老从事长城研究的第六十个年头。六十年弹指一挥间,昔日风华正茂的少年而今已经两鬓斑斑。六十年间,罗老翻山越岭,用双脚丈量了长城的长度耕耘奉献,用毕生的研究拓展了长城的宽度。正是他的提议,长城成为我国第一个进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文物。他笔耕不辍,创作、编纂了了大量有关长城的文献和书籍,为我们了解长城、保护长城、研究长城提供了可靠的依据。可以说罗老是我国文物界当之无愧的“万里长城第一人”。


我们要总结罗老的功绩以此激励后人,使长城的研究和保护工作薪火相传、生生不息。


一、长城研究、保护的第一人


长城既是中国的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又是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中的重要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就对长城的保护与维修予以了高度重视。据初步统计,目前保存基本尚可看出形体的长城,大约十分之一、二,保存基本完整的仅百分之一、二而已。保护工作刻不容缓,这促使罗老更加全身心投入到长城的研究与保护事业中去。他曾感言:“长城不仅是我们的国宝,也是世界的奇迹,因此跟长城打了一辈子交道,我感到很光荣,也很幸福,我这一生无悔了


1952年,时任政务院副总理的郭沫若提出开发长城、向国内外开放的建议。当时的国家文物局局长郑振铎把修长城的任务交给了罗老,维修长城的第一站是八达岭。当时的八达岭长城破败荒凉,触目所望都是倒塌的城墙。为了方便考察,罗老和同事就住在一个简陋的小店里,每天骑着毛驴上八达岭。修复古建的重要原则之一就是用原材料修,这在长城修复中显得尤为困难。罗老和建筑工人们只好到山沟里收集一块一块塌下的青砖,从沙土里挖掘砖块,罗老就这样一砖一瓦地修复了八达岭长城。1953年,八达岭长城修复完成,并于当年国庆节向公众开放。随后,罗哲文又参加了山海关、嘉峪关等段长城的维护工作。


50年代末,罗老考察来到了史料记载的长城东起点??丹东鸭绿江边,想去寻找和勘察一下最东端的长城遗迹。那时没有公路,他只有在山道和草丛中跋涉寻觅,结果找了几次都未果。直至80年代,辽宁省文物考古人员继续勘察寻找时,才终于在鸭绿江边找到了虎山遗址。罗老得知消息,多次前往考察。虽然那里仅剩有一些残破的墙基、碎石,但根据历史记载和地图对照,又汇集多方专家的论证,共同认定了靠鸭绿江边最近的虎山遗址,就是长城的最东端起点。






“文革”期间,长城被视传统文化为粪土的人破坏得遍体鳞伤,而让视之为生命的罗老痛彻心扉。“文革”过后不久,1979年7月,在一次关于保护、研究长城的会议上,罗老提出了建立全国性长城研究机构的倡议,得到与会者的一致响应,随后也得到了长城沿线各级政府的响应,各地相继开展了长城的普查工作。1984年,邓小平发表了“爱我中华,修我长城”的著名题词后,全国掀起了保护长城和研究长城的热潮。这时,年逾花甲的罗老更是青春焕发,频繁参加长城的考察和修复。罗老记不清自己多少次登上了长城,但仅仅是八达岭长城就去了不下百次,还出版了《中国古塔》、《中国古代建筑简史》、《长城》、《长城史话》和《中国帝王陵》等多本专著。1985年,侯仁之、郑孝燮、阳含熙和罗老在全国政协提案,参加了《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的申报工作,使长城成为了被保护的世界文化遗产之一。又经罗老的提议,中国长城学会会长办公会和国家文物局批准,由中国长城学会重新编纂一部全彩色印刷的《中国长城百科全书》。












六十年来,罗老一直在为保护长城、修复长城而奔走呼吁,被人称为“长城守望者”。


二、长城研究的奠基人之一


长城研究作为一门学科提出来,时间不长,而且这些年来,研究有关长城的具体问题,如保护、维修等,又多于对长城学的理论研究,所以至今对长城学的科学性质、研究内容和方法论等认识问题还不很清楚。


在罗老的带领下,同时在众多专家学者的共同努力下,确定了长城研究的方法:先对长城基本调查并对长城史进行整理、编纂,并对长城学在军事史及军事科学经济史历史地理学民族学建筑学旅游开发方面的研究,最后通过文献考据法野外考察法航空遥感技术的应用社会学等多种方法、技术相结合。只有有步骤有条理,多学科、多种技术交叉的方法才能确保研究成果更加客观与科学。


人们一直以来有个根深蒂固的错误观念,即长城是闭关锁国的象征,长城的修建阻碍了汉民族与各少数民族的交融,阻碍了社会进步与开放的脚步。罗老带领大家纠正了这个观念,确定了长城的社会功能:长城是安定和平的保障,是一种防御工事,但并不是“闭关锁国”的产物,而是沟通汉民族与少数民族的纽带,长城铭刻了中华民族大融会的历史事实,是各族人民智慧和血汗的结晶


六十年来孜孜以求,罗老将毕生的心血都奉献在了对长城的保护和研究中,在他的提倡和带领下,长城学作为一门新学科才能完整地建立起来。


而今长城研究已逐渐形成气候,关心长城、研究长城的人越来越多,长城学能够从民族走向世界,罗老居功至伟。


三、文物、古建领域的老兵


罗老是我国著名的文物专家、古建专家,是我国文物战线、古建保护领域德高望重的前辈、师长。中国的文化遗产保护能有今天的成就,除了国家的繁荣,领导的决策之外,也得益于一批像罗老这样的能人志士为之无私奉献、奔走操劳。六十年来,罗老一直服务于中国文物保护事业,虽百死而犹未悔,创造了我国文物保护的许多第一。


1940年,罗老开始追随梁思成先生进行古建文物的研究和保护。1946年跟随梁思成先生北上北平,成为清华大学创建建筑系的第一批教辅人员和学生。新中国成立之初,罗老积极参加了国旗国徽的设计征选活动,均被选为预选的图案。1950年,27岁的罗老结束了对古建筑的学习研究,被调任到文化部文物局任职,成为国家文物局最年轻的古建筑专家,也从此开始了漫长的文物保护生涯。罗老参与的中南海清音阁的异地搬迁,1954年的团城保护,1966年的古观象台保护,都开创了基本建设中文物保护的成功案例。


在这翻天覆地的六十年,罗老几乎参加了中国文化遗产保护的所有重大事件,很多还是由他倡议并参与实施的。从长城保护到大运河申遗,从历史文化名城到加入《世界文化遗产公约》,罗老奔走疾呼、日夜操劳,为中国文化遗产保护作出了杰出贡献。2009年,罗老获得了由文化部、国家文物局评选的从事六十年文物杰出贡献奖并授予“中国文化遗产保护终身成就奖,这是对罗老的充分肯定和最好评价。


四、多才多艺,为人师表


罗老不但是一位高度敬业的文物古建筑专家还是文物界少有的全才,才华横溢,成就众多。


长城远望、触目荒凉,在第一次看到破败不堪的八达岭长城时,罗老激动地


写下了 “断壁残垣古墟残,夕阳如火照燕山。今朝赐上金戎刀,要使长龙复旧观。”的诗句,表达了修复长城的决心和意志。


罗老不仅诗作得好,书法也极富盛名,楷书刚劲有力,曾两次被故宫博物院收藏。


罗老还热爱摄影,用他的话说是“为了配合文物、古建考察、保护工作”。罗老拍摄的大量中国文物、古建筑照片中,有许多已经成为我国古建研究、保护甚至重建时的重要参考。


罗老为人谦虚、幽默,在工作中不断提携后进、以身示范、热情乐观、精力充沛。


    罗老八十余岁的高龄,仍旧热心参加学会的活动,既是我们工作上的良师,又是我们生活中的益友。学会从领导到工作员工谈起罗老都感恩怀德、推崇备至。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88岁高龄的罗老仍担任着国家文物局古建筑专家组组长、中国文物学会名誉会长和专家委员会主任、中国长城学会名誉会长、中国紫禁城学会名誉会长等职务。工作羁身、事物繁重,但罗老仍然不忘对长城工作研究和保护的关注,在新版《中国长城百科》全书编纂之际给予热心的建议和无私的帮助。


六十年风雨兼程、披肝沥胆,六十年心血付出、殒身不恤,可以说长城的每一方泥土、每一块砖石中都凝聚了罗老的汗水与心血,罗老用自己毕生的付出凝聚了一道精神长城。我们在祝贺罗老从事长城研究、保护六十年的同时更要将学习罗老无悔奉献的精神,积极投身到对长城的研究和保护中去,力求把古老的长城以完整的姿态留给子孙。


成文之际,惊闻罗老仙逝,噩耗传来不胜悲痛,航船失舵,启明陨落,罗老的离世是长城研究领域的一大损失。我辈只能长歌当哭,继承罗老的遗志,以慰罗老在天之灵


愿一路走好,罗老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