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长城网 logo

罗哲文的皖南情缘

2012-06-12 11:40:12

罗哲文的皖南情缘


    戴新彪


罗哲文先生今年514日就走了,我是5月底才知道的,因为那一段乡下正是茶季忙,谁都没有时间看电视,回城后上网一查,才首看到罗哲文逝世的消息。罗哲文是中国文物的泰斗,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中国古建筑专家组组长、原中国文物研究所所长、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六、七、八届委员会委员,他师从梁思成、刘敦桢,是新中国成立后最年轻的古建筑专家。多年来他一直奔波于全国各地文物考察和保护工作,长期为保护长城而努力,被誉为“万里长城第一人”。罗哲文生前还十分关心我们皖南的文物保护工作。他是联合国世遗项目中国组的负责人,皖南的黄山、西递、宏村的申报世遗及歙县、泾县查济村、绩溪龙川等申报国家文化历史名城、名镇、名村,为黄山区历史名人的定位,罗哲文都起了重要的推动作用,他与皖南结下了深厚的情缘。


我认识罗哲文老师是从1997518日开始的。这天,应泾县县委、县政府的邀请,罗哲文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文物学会常务副会长(后任会长、名誉会长)、国家文物局高级专家组组长的身份与国家文物局谢辰生、沈廷杲、邓中和、汤锦程等专承家组对泾县实地考察,之前是通过时任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的秘书向罗哲文介绍泾县的古建筑的,从而引起了罗哲文的重视。此次陪同罗哲文考察的还有省文化厅李红、方成达、安徽建工学院翟光逵教授等,中国环境报、中国轻工报、新安晚报都派记者跟踪采访,我参加了陪同与采访,参加接待的还有宣城市、泾县和所在地的领导同志。那是一个小雨渐止的阴天,罗哲文一行到达泾县桃花潭后,顾不上休息,就要去实地考察。罗老身穿浅黄色的中山装,胸前挎着照相机,笑容可敬的与陪同的人一一握手打招呼。他平易近人,没有一点官架子,这使我们向他介绍情况,零距离的请教和采访,创造了宽松的环境。


桃花潭因李白《赠汪伦》一首诗而闻名千古。历史上留下了众多的古建筑,美丽的人文和自然景观吸引了无数文人墨客到此作画呤诗,桃花潭选入了《中国名胜大词典》中,那时桃花潭景区就已经是省级历史文化保护区了。几天里,罗哲文一行详细考察了桃花潭景区文物古建筑和查济古民居、游览了太平湖。考察组对安徽有这样的风景名胜和杰出的古建筑,颇感兴趣。认为泾县翟氏宗祠规模之大,宏伟壮观,在全国实属少见,罗哲文欣然为翟氏宗祠题写了“中华第一祠”五个大字,同时为世界建造最早的隋朝万氏扶风会馆题写了“扶风会馆”四个大字。在考察中,罗哲文组织起草了“保护皖南古民居的倡议书”,同时成立了全国首个地方文物保护组织,“泾县桃花潭景区文物保护协会”。罗哲文等担任名誉会长,省、县、镇有关领导和随同记者也参与此组织,这在中国确是少见,当时我被推为秘书长。罗哲文返京后,随同记者进行了报道,我在安徽日报、新民晚报(美国版)发表了“国家文物专家考察泾县”的新闻报道。罗哲文这次考察对皖南古民居的保护工作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随后安徽省人大颁布了《安徽省皖南古民居保护条例》,泾县在全省率先组织了全县古民居普查,使古民居有了“户口本”。接着黄山市和宣城市对保护好的古村落进行了梳理,分别组织出版了《徽州五千村》、《宣城百村》的系列众书。


在考察期间,我与罗哲文老师结下了很深的友谊,从此,我以学生名义一直与罗老师保持着联系。罗老师返京后一直惦记着皖南的文物保护工作,为了让我工作方便,他与中国文物学会秘书长沈廷杲介绍我参加了中国文物学会。十多年来,我按着罗老师和学会的要求,经常向中国文物学会和罗老师本人汇报皖南,尤其是黄山区、泾县的文物挖掘和保护工作。2003年夏,唐代宣州都督左匡政故里遗址在黄山区龙门乡发现后,我将原始资料、物证向罗老师作了详细汇报。他听了很高兴,挥毫在宣纸上写了“唐代宣州都督左匡政故里遗址”的题字。外交部、文化部领导也分别予以题字,新华社发表了消息,国内几家卫视在黄金时段打字幕进行了报道,凤凰卫视和东南亚几家卫视也作了宣传。当地政府组织重修了左匡政墓,黄山区政府在城区雕刻了左匡政塑描碑像,将左匡政入选《黄山区志》中。近年来发现李白《赠汪伦》中的主人公汪伦原来是太平县(现黄山区)人氏后,我们进行了多方考证,《黄山区志》也认定汪伦是太平人。我们向罗老师报告了这一事实,他看过材料后,露出了笑容,千年来汪伦身份迷案,终于解开。他很高兴地又为黄山区龙门乡写下“唐代泾县县令汪伦故里”的题字。十多年来,我先后研究考证皖南历史上一些文化、文物事件,在新华社、人民日报、安徽日报、解放日报、文汇报、中央电视台、安徽电视台和省内外其他媒体报道。如“三国礼器现黄山”、“泾县发现亿年前果类化石”、“太平湖畔发现文天祥书画品”、“安徽黄山发现唐代永隆年间宰相受诰圣旨”、“安徽黄山发现朱熹文稿”、“安徽黄山发现多件唐宋时期公文”、“南宋丞相序文现身黄山区”、“太平湖畔发现千年古村落”、“泾县发现杨家将石刻”、“泾县发现一块罕见浮雄雕”、“泾县发现清代国宝龙虎碑”、“泾县发现新四军蜡烛厂”、“安徽泾县发现踏歌送行图”、“屈原第二次流放地为太平湖”、“珍稀文物露面黄山”、“震旦角石现黄山区”、“黄山发现清代文物”、“太平军曾驻太平湖”、“王明本是泾县人”、“罗哲文为黄山区龙门乡汪伦故里题字”、罗哲文为宣州都督左匡政故里遗址题字、“太平县多次变更始末”、“李白上黄山游太平的经过”“泾县西乡(太平北乡)话的来历”、“李白三游泾县的来龙去脉”、“叶挺、项英原从太平湖去云岭”、“周恩来视察麻川解密”、和正在编写的“王稼祥的引路人是谁?”、“新四军李志高之死冤案”、“新四军为什么选择了云岭?”、“鲜为人知的泾太边界红军党支部”等等。


罗老始终关注着皖南文物保护工作,对歙县古城保护非常关心,应歙县县委之邀,为该县题写了“徽州古城”四个大字。201110月,罗老师第二次考察泾县查济村,为该村题写了“皖南第一村”。罗老师还为休宁县题写了“中国状元博物馆”,为黟县罗东舒祠题写了“江南第一祠”。罗老不仅关注皖南文物保护工作,而且对个人爱好文物的人也积极支持和帮助。2008年,黄山区一位年近80的离休干部带着三国时期文物去国家文物局请罗哲文帮他请监证师,罗哲文热情接待了他。这位老干部回来后谈到罗哲文的为人,我才知道他拿着我的名片找到罗老师的。以后我告诉这位老人,再不要拿我名片到外面找高层人物,不要给人家添麻烦。后来我打电话向罗老师致谦,罗老师说“你介绍来的人我肯定接待,何况乡下老人来一趟北京也不容易,能办到的事,我尽量为别人着想。”罗老师对我个人也十分关心,他激励我把黄山、泾县历史上发生的一些重大事件,有的至今是迷案的,通过调查解读开来,这样不仅恢复了历史真面貌,也向各级领导提供了有价值的参考资料,而且对宣传皖南,促进旅游都大有好处。为此罗老师于2011年春,用宣纸题写了《解读泾、太之迷》书名长联送给我。同时不久,他还为我个人题写了“厚德载物”四个大字,落款为:“罗哲文书,(加印章)辛卯之春,时年八十又八”。我知道这是罗老师对我人生的评价,也是对我的鞭策和鼓励。罗老走了,我失去了一位好老师,我将不辜负罗老师生前对我的期望,继续发挥自己的余热,为社会多作一点贡献,努力完成《解读泾、太之迷》一书的创编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