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长城网 logo

榆林企业家捐40万修复长城

2007-08-10 10:38:41
 榆林企业家捐40万修复长城

  当地长城先因建公路被炸塌,继而墙砖被百姓搬空

  五叶神长城寻访路

  (总冠名:五叶神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全程公益支持:马石油全程协办:易天手机数码)

  长城现状调查之八

  “马回回来了,马回回来了”,随着不知是谁的一声叫喊,陈子英往远处一看,看见一大队骑兵疾奔而来,枪声砰砰乱响,这个刚嫁到陕西榆林麻黄梁镇的小媳妇吓得赶紧跟着大家一起,爬上家边的城墙藏在里面,偷偷欠身向下看,只见“马回回”的骑兵冲到城下后,只得乱放一阵枪,点了几把火后撤走。

  60多年后的2007年7月24日,讲起这段故事,84岁的陈子英记忆犹新。那时的城砖全系大块的青砖包裹坚不可摧,连横行于陕北一带的土匪也奈何不得。

  但如今的十八墩,只剩下零星的黄土墩台和断断续续的土墙,“这已经是榆林境内能够看得比较清楚的长城了”,榆林长城学会理事韩庭华告诉记者。目前,当地政府已出资保护长城,在学会的张罗下,榆林三个民营企业家共出资40万元修建了三个墩台。

  城墙被“卸磨杀驴”

  解放前这里的村民上城墙躲匪患,解放后拆墙砖建新房

  “解放前爬城墙躲匪患”的旧事陈子英记得还很清楚:不知道啥时候这道长城就没了,印象中好像是在“破四旧”的时候,不知不觉就不见了。“其实这一段长城都是修公路时被人为用炸药炸毁后,就地取材把城砖和城土拿来修路基,然后周围的老百姓也上去搬砖盖房子,就这样一段长城就被毁掉了。老太太怕你们是来找麻烦的,所以不敢说是村民搬走的”,韩庭华悄悄地对记者说。

  站在十八墩村较高的烽火台上,可以清楚地看到,眼前的这条公路与长城并行,延伸至远方的公路黑得发亮,重载的运煤车川流不息,但与公路一路相随的长城,只剩下少许墩台和土墙,成为唤起明长城的记忆片段。

  十八墩的居民住得较为分散,在长城沿线也只有几户人家的家中可见长城城砖,但在十公里开外的常乐堡,这个100来户人家的村子几乎就是用长城的青砖建成的。

  进入村口,两道高高的瓮城墙巍然耸立,城墙的两边都有穹形的门洞,这是瓮城的典型标志。

  如今已是物是人非,两个门洞的一侧被堵死,另一侧铁门紧锁,里面放置的布满灰尘的桌椅、沙发等物说明,这个瓮城曾经被人作为住所。两面的墙壁上部,仍残存着一半大块的青砖。韩庭华理事介绍说,下部容易刨下的青砖都被当地老百姓搬回去建房。

  在瓮城一侧几米开外,就可能轻易找到这种证据,一个五孔的窑洞外全部是由长城青砖搭建而成,门前低矮的厕所,院子的外墙,与红砖颜色差异明显的长城砖随处可见。

  顺着瓮城进入村内,眼前的境况更让人吃惊,整个村子就是由长城砖建成的。每家每户的院墙、院子全是大而厚的青砖,甚至村子另一侧的两座庙宇,墙体都是青砖。虽然在时下新修的几间房中,也使用现在烧制的青砖,但砖体小而薄,与长城砖形成鲜明对比,连我们这样的非专业人员一眼就可以甄别。

  40来岁的李又明家就呈现两种对比,他家有两栋楼,一栋是由长城砖建成,对此他也并不否认,一栋是由现今的红砖和青砖建成。他带着我们来到十几米远处的二弟家,他70来岁的父亲现与二弟同住,长城砖房就是经他手建成的。

  据老人介绍,常乐堡从瓮城进来后,原来是将整个村子围起来的城墙,高达10米余,墙全是青砖包裹,里面是黄土,他们小时候还常到城墙上去玩耍,但他们没有去掏长城的砖,城墙非常结实也掏不动,想掏也非常危险,但到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村子外面因政府修路要用材料,就用炸药把城墙炸塌了,一路修过去一路炸,修路队过去后,当地人就把剩下的长城砖往回搬,他和二哥也赶着车去拉砖,一次能拉上十来块,当时整个村子里人只要有空,都要去城边拉砖,也没人管。拉回来后,自己一家几兄弟就开始砌房,二哥的房子是花了一两年时间,日积月累慢慢建起来的。后来二哥因病过世,嫂子走掉,他就住进了这个“长城砖房”。

  企业家成了保护者

  黄瑜掏10万元捐资修建长城墩台,如今他也担任着榆林长城学会副会长

  如果寻找到往日榆林长城青砖高墙的盛况,只能去榆林镇北台,这个与山海关、居庸关、嘉峪关并称为“三关一台”的万里长城第一台雄姿依旧,龙盘虎踞于陕北的红山之上。

  镇北台位于红山最高处,塔状,共分四层,总高30余米。站在这个榆林最高点上,登临台顶,极目远眺,方圆数十里尽收眼底。在它的同一轴线上,几乎同高的凌霄宝塔遥相呼应,成南塔北台之势,成为榆林的守护者。这座高台全部由青砖包砌,各层亦有雉堞围墙,东西有长城相连,如今高高的黄土墙历经500年依旧“健在”,东接灵武,西至盐池,在陕北的黄土高坡上连成一体。

  讲解员介绍说,镇北台建于明万历三十五年,是榆林镇巡抚涂宗浚为保护红山马市贸易设立的一个观察哨所,也是万里长城中最大的一座城台。镇北台北又有款贡城,是当对蒙汉办理各项交涉的地方,南有易马城,为蒙汉的马市。长城由镇北台向西,被榆溪河隔断,为防蒙古人从水路袭击,河水两岸凿石为穴,屯有重兵把守,战事之后,僧侣文人在石壁上刻字题诗,在石壁之中供奉高僧大德,保存得十分完美,也成今日榆林一景红石峡。

  榆林长城学会副秘书长韩玉瑛曾任镇北台红石峡文物管理所所长,这两个相距不过1公里的长城要塞曾经都归他管,如今分为两个景点对外售票。上世纪90年代初,在他接任之后,打报告向政府要来10万元,将镇北台修缮,原来只有四层的台基上,按照修旧如旧的原则,请专门的工匠加了四层垛台,原来因无人管理,台里成为当地老百姓放羊圈羊之所,后来用铁丝网铁栅栏圈起来,于1996年对外开放,售票1元,如今这一票价已经涨到20元。

  当年邓小平提出“爱我中华,修我长城”的口号,韩玉瑛也借机向市政府提出,发动企业和个人集资保护榆林长城,在榆林长城学会第一任会长张泽厚的张罗之下,召开了十几位国内著名长城专家参加的榆林长城专题研讨会,并在镇北台下召开声势浩大捐助活动,榆林民营企业家黄瑜当场掏10万元捐资修建一个长城墩台,如今他也仍然担任着榆林长城学会的副会长。在他的带动下,本土企业家张志亮也资助10万元修复镇北台的二号墩台,另一位企业家尚建国掏20万元修建东边的墩台,如今这三个墩台均已建成,与镇北台呈互为犄角之势。

  开发为名破坏长城

  红石峡生态公园计划修一座宾馆,一段几百米的长城被推断荡然无存

  在十八墩,长城保护条例也渐渐深入人心,在探访中,一个给我们指路的姓王的中年妇女是该村人,长城也是她小时候经常玩耍之处,当榆林长城学会工作人员正准备对她宣讲政策时,她撇撇嘴:“你说的我知道,长城不能破坏,破坏了就要去大墩梁(指当地的监狱所在地)”。

  不容乐观的是,有人在保护,却有人仍在继续破坏,有打着开发的旗号,甚至是政府行为,在红石峡与镇北台连接处,韩玉瑛曾经设计利用这一段1公里长的长城的连接,将镇北台与红石峡整体修复,但还没来得及修复,红石峡生态公园计划在这一地段修一座宾馆,在三通一平之中,一段几百米的长城被推断荡然无存。同样在镇北台西南800米处,还有明代易马城遗址,据榆林府志记载,易马城是当年11个蒙汉民间贸易场所之一,也是蒙汉民族和睦相处的历史见证。如今黄土城墙依然保存完好,但作为榆林文物保护机构,榆林市文物局作为开发单位,计划投资6000万元“创造”一个书法艺术长廊,结果将易马城的一边铲除,搭起一道高高的水泥防护墙。这种政府或企业有组织地破坏,让韩玉瑛和韩庭华这两个民间机构人士摇头苦笑。

  榆林长城

  榆林位于陕西北部,境内长城北为毛乌素沙漠南缘地带,长城南侧为黄土高原。长城由神木县三台界向西南延伸,出神木县入榆林境内。其在榆林辖境内的大致走向为:由大河塔乡的海则沟村向西南至双山乡的李家峁,然后仍向西南经麻河梁、六墩至十八墩村,由此转南至牛家梁乡的常乐堡。又向西南经塌崖畔、边墙、关家梁诸村至镇北台。过镇北台,长城继续向西南约行二华里,抵榆溪河东岸。过榆溪河,城墙又向西南经芹河乡的河口梁、十六台、三十台至黄沙七墩村。由黄沙七墩村继续向西南约行五华里,便出榆林境内而入横山县界。榆林境内所辖长城约一百九十华里。

  专题统筹:本报记者 张国栋 王涛

  本版采写:本报特派记者 张国栋

  图:

  榆林常乐堡,一名当地村民站在自己家的房子前,他说,这里的很多房子都是拆下长城的墙砖建成的。 本报记者 陈以怀 摄

  榆林长城位置示意图